Archive for September, 2008

黄士春退出新纪元学院风波「调解小组」秘书处

Monday, September 29th, 2008

(怡保20日讯)

日前正式宣布结束调解工作的「新纪元风波调解小组」三人秘书处成员之一的黄士春,今日发表文告,披露他已在小组草拟最後文告以前,即已因为「 继续留在秘书处已无多大实质意义」为理由而退出秘书处,惟鉴于不影响当时小组的最後调解及发布最後文告的工作而未向媒体公布他的离职。

黄士春是鉴于目前调解小组工作已正式结束,而他的名字在调解小组成立以前,曾出现在各华文新闻媒体,因此,他必须在这个时候,向媒体作一公开交代,特别是在新纪元风波告一段落後,仍然有人继续对新纪元事件发表意见的时候。

黄士春在8月19日致给发起调解新纪元风波四名董教总元老之一的胡万铎 的辞职信全文如下:

敬致:

董总前主席

胡万铎先生

事关:退出新纪元风波调解小组秘书处

本人鉴于近月来新纪元风波的发展可能对华社造成负面的影响,特在六月间主动作了一些幕後工作,催生以  阁下为首的四名董教总前领导人出面调解,并成为较後成立的四人调解小组的三人秘书处成员之一,继续在调解期间分担一些秘书及文字工作。

经过从6月27日起至8月17日为止前後两个阶段的冷却期,调解小组目前已进入最後调解阶段及起草与发布调解报告的阶段,作为三人秘书处成员之一,本人自认继续留在秘书处已无多大实质意义,决定从即日起自动退出秘书处工作。

虽然本人的名字先前曾出现在新闻媒体,为避免不必要的猜测,本人在现阶段将不向新闻媒体发表本人的这项决定。

再感谢  阁下及四人调解小组在过去七个星期以来给我志愿服务的机会。

黄士春谨启

2008年8月19日

副函至:

调解小组:陈友信硕士,杜乾焕博士,丘琼润博士,杨泉博士;

秘书处:李容德,张树钧

新纪元闹剧的开场与收场

Monday, September 29th, 2008

我一开始就认为,新纪元学院事件,并不是风波,充其量只是一项纪律问题,由于纪律问题处理不当,或者因为有权采取纪律行动的太厚道,而演变成一场闹剧── 一场无谓消耗华社宝贵资源的一场闹剧。

我的看法是:虽然「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但整个事件是因为新纪元学院的14名主任,因不满被请离场而立即联名向媒体发表抗议文告所引发的。一般的原则是:任何公共机关或私人机构,甚至公司或团体的中级职员 (如主任级),不论有无书面规定,是无权向新闻媒体发表任何文告的,尤其是有损本机关、机构、公司或团体声誉或形象的文告;一旦违反,就必须面对纪律处分,处分可以由发警告信到开除。

我不知道该14名主任是无知、冲动、还是故意而出此,总之,院长或董事会没有及时对他们采取纪律行动,甚至没有人提出纪律的问题,而任由事件往负面发展,是难以想象的。虽然,当我出任「调解小组」三人秘书处成员之一的初期,曾私下向调解小组反映上述看法,但都没有获得积极的回应 (我是在「调解小组」起草结束调解的最後文告以前,已致函离开秘书处)。

由于纪律问题一开始就抓得不紧,触犯纪律的人以为自己没有做错,很自然的,就会变本加厉,而董事会就一直太厚道 (还是另有隐情?),不提纪律问题,任由院长等人出席外界的所谓说明会,使原本可以通过纪律处分就能了结的事件,成为一个闹剧,原本只有14名主任参与的对外发表文告,最近还增加到24名。

令很多人不解的是:为何院长或董事会没有对擅自向媒体发表文告的主任及时采取纪律行动,我个人的看法是:(1) 院方或董事会都没有留意到这个问题,(2) 院方或董事会尚未制定有关纪律的规章,包括在未获得院长或董事会的批准,不得向媒体发表任何文告或谈话的规定,以及获授权发表的范围。请大家不要会错意,这与言论自由无关,纯粹是内部管理和纪律问题。

尽管如此,纪律问题仍然是任何公私机构的最起码管理保障之一,即使没有明文规定,但已是一般惯例,未必就不能采取纪律行动。虽然这点也是擅自向媒体发表文告者目前最有利的抗辩理由之一。

我的看法是:一些错误,是因为一些会错意而无辜引发的,像该14名主任擅自向媒体发表文告而未受到纪律制裁,会让他们得到一个错误的信息,以为这样做没什么大不了,甚至认为是对的。如果院方 (或董事会命令院方)  或董事会本身能及时提醒他们这项纪律问题,可能有助于遏止闹剧的继续发展而继续混淆华社。

闹剧还不该收场吗?

虽然「调解小组」在关键问题上无法完成调解任务而告终,但它所号召的两个阶段的冷却期,基本上已到达了冷却的目的,而冷静就是有利于解决问题的最重要因素。

我个人的看法是:既然由最具威望的四名董教总前领导人所号召成立的「调解小组」也未能全面完成任务,剩下的一些课题,包括最突出的现任院长应否续聘的问题,必须也唯有回归原点  ─  交回给董事会单独及全权处理,因为这是新纪元学院的家内事,虽然华社是它的后盾,但也是董事会的后盾,华社既然已选出他们为现任董事,给了他们充分的委托,就让他们以最高智慧和最佳判断全权处理吧。没有必要再搞什么说明会,也没有必要再作调解,更没有必要为新纪元闹剧而下泪,只要大家冷静,让董事会以最民主、最透明的方式去解决问题,相信也不会错到那里。

如果大家认为这一届的董事处理不当,下一届另选人做吧。他们既然在位,就应该给他们最起码的尊重。如果他们最後没有把现任院长留下,又如果下一届的新董事会认为需要,还可以把他请回来。现在的迫切问题是:问题必须解决,而且必须由现任的董事会全权解决。天都快变了,闹剧还不该收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