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April, 2010

不是处罚,是教育!

Friday, April 30th, 2010

评交通部立法提高庭外罚款权限

(黄士春) 

 政府正在国会提出《2010年陆路交通(修订) 法案》一读,一般来看,修订案具有积极和正面的意义,毕竟时代已迅速变迁,有关法律的修订,正是顺应时代的需求;但将交通传票庭外罚款的权限,由现行的三百令吉,提高到一千令吉,则大有商榷之处,主要的包括下列数项:

1.       它给人的印象是:我们的 民选政府将本身长期无法或无能解决的问题归咎人民和处罚人民!

2.       如果交通执法单位每年发出交通传票高达一百万张,而拖欠罚款的也 达几十万人的话,那问题可能不在犯规的公路使用者,而是我们现有的交通法规出了问题,是体制错误或落后的问题,而不是人民不交罚款的问题。就以在交通违规案件中最为普遍的高速公路超速问题为例,为什么那么多驾驶人会超速?这证明了目前的每小时110公里的限制,已经不合时宜,这是因为在那么优良宽阔的高速公路上行驶,时速110公里是过低和不实际的。什么才是安全驾驶速度的合理限制?驾车人士完全自有分寸,当大家都觉得超出这个时限都没有危险感觉的时候,大家就“超速”了,为什么政府不俯顺民意,索性将目前的时限提高到120130? 这不是减少这类传票最直接了当的方法吗?

3.       交通部门应该用点智慧,不要一直扩充执法单位。目前,除了交警有权执法外,车辆注册局和地方政府也插上一脚。这些交通执法单位每年从高达百万万张传票中收到的罚款,很少人知道用在哪里,但用在教育驾驶人士方面,肯定不多,甚至没有。我们从来没有听过交通执法单位为惯性交通违规人士举办开导和培训课程;换句话说,政府就只会处罚人民,不会教育人民,更不会奖励人民。虽然,犯法者必须向法律负责,但对长期没有触犯交通条例的一等良民,也不见得有任何鼓励,例如,给予他们一点路税优惠,或为他们举办幸运抽奖之类的活动。要做到有罚有赏,而且赏罚分明,才能令人心服。

4.       提高庭外罚款限额,真的就能起阻恐吓作用吗?有考虑到接踵而来的更严重的贪污问题吗?当限额提高到一千令吉的时候,不正鼓励违规者行贿吗?连以前认为不值得行贿的,也都被逼重新考虑了。更牛一点的人,则情愿到法庭去抗辩,而且还选择审讯而不是认罪,因为即使罪名成立,大不了也是罚款,如果懂得向法官求情,说不定罚款还会比庭外罚款更低!但不要忘记,当一个被提控者要求审讯的时候,有关的警员或执法人员,就必须到庭供证。当越来越多的人都选择这个管道的时候,我们的执法人员,都忙着去法庭,那还有时间去执法?当人手不足的时候,要不要聘请更多的执法人员?额外的开销和资源的浪费是一回事,整个交通执法系统会不会因为越来越多的人选择上法庭(也就是拒绝庭外罚款)而被打乱阵脚,才是最值得关心的问题。

基于上述四项考量,我认为在这项修订案中有关提高庭外罚款数额权限的部分,必须从长计议,或者暂时押后。如果真的非在本期国会修订不可的话,那将是一项全新的措施,必须给那些在现行法规下触犯交通法规的人一个重新来过的机会。例如,将目前所有积压未交罚款的传票全部一笔勾销。以后,在严厉执行新措施(如获通过)的时候,也尽量一改作风,将教育工作提升到与执法工作同等重要的位置,让犯法被罚的人口服心服,这才是民选政府的基本责任。

((黄士春现为《马来西亚华文法律翻译丛书》翻译及出版人))

建议独中向非华裔及外国学生征收特别捐

Friday, April 30th, 2010

根据媒体报道, 越来越多的非华裔学生进入独中就读。

我完全认同董总主席叶新田博士对“更多友族进独中,华裔生学额相对减少”的看法。    

提起独中,难免就想起独中在过去几十年来如何在千辛万苦中挣扎求存的辛酸情景。环顾今天的全国60所独中,那一间不是靠当地华社长期一点一滴的捐款建设起来的?独中就是这样在华社的长期资助下生存和发展的,政府不但没有资助,甚至连全世界都已承认的独中统考文凭都不予承认。    

因此,如果友族学生继续增加的话,我们必须有一个很好的应对准备 。我认为,为了对我华社,特别是对长期支持和资助独中的捐款人公平起见,独中在接收非华裔和外国学生报读时,完全有权向他们征收特别捐;一来,可以弥补独中的发展经费,二来,可以避免一窝蜂的非华裔和外国学生淹没了我们的子弟,演变成喧宾夺主和鹊巢鸠占的现象。    

至于要征收多少?由什么时候开始?都由董总和独中当局去作进一步的研究。    

一句话:华社既然是在没有政府资助或固定津贴的情况下长期出资办独中,先照顾自己的子弟是天经地义的,而在这种情况下,向友族和外国学生征收特别捐,也是完全合情合理又合法的。(黄士春电邮址: wsc@sinyatat.com)

((笔者按:本文原独家投给大事报道这则信息的平面媒体星洲日报的《沟通平台》,惟多日未见刊出,亦未回应,失望之余,只好另投网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