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January, 2011

何必多此一举?

Friday, January 21st, 2011

向卫生部长及教育部长进一言

黄士春

 

     卫生部长拿督斯里廖中莱日前宣布,鉴于我国的青少年精神问题严重,卫生部和教育部已鉴定4间中学,展开为期六个月的“学校抗压试验性计划”,一旦获得教育部接纳,将在年杪在全国中学实施。

     我的第一个反应是:有这样的必要吗?

     精神问题,是社会问题,也是社会的产物,而且会因各国社会背景和现实情势的不同而不同。我国青少年的精神问题日趋严重,问题出自那里?如果能够找出问题的根源,对症下药,相信会比建议中的减压计划更为有效。

     研究报告显示,我国青少年精神病发病率最高的年龄是介于16岁和19岁之间,这正是高中学生的年龄。高中生为什么会面比小学生和初中生有更高的发病率?第一,高中生的年龄已更成熟,开始关注本身的前途问题,压力也就来了。第二,高中毕业以后的升学和就业问题,更困扰着这些年轻人,特别是大学教育开销,几乎已是每一个家庭面对的最大压力,而孩子方面也必然会面对和分担这种压力,包括会不会考到足以拿奖学金的好成绩的那种压力。第三,也就是最致命的一点,那就是现代的中学生,几乎每个人都输不起,会考成绩公布的那一天,就是他/她的荣与辱的那一天,压力也就最大。

     我们何不从最致命的一点下手?环顾我们目前的考试制度,基本上是以多少个A 来决定一个学生的前途的,造成每个考生都在拼命追求全A;考获全A或多个 A 的人,除了可以炫耀同窗,还可以让父母脸上有光,让就读学校引以为荣而成为或继续成为名校。从这种现象看来,对A的追求,已不是考生而已,还有家长和学校,压力之大,可想而知,考生精神怎能不出问题?

     既然输不起是压力的最大根源,为什么不干脆把根源抽掉?我的大胆建议是:修改教育法令禁止公开公共考试成绩!让考生之间没得好比,让家长之间没得好比,让学校之间没得好比,不就一了百了吗?

     根据我对《1996年教育法令》的翻译和出版心得,不妨在“第五部 评估及考试”部分,增添大意如下的条文或其他即可:

     “所有公共考试的成绩属于考生的私产,只能发给有关考生;除考生因为升学或就业必须由他/她本人披露外,任何人(包括考生本人,家长及就读学校)不得对外公布,直至该项考试成绩公布后满五年。违者可被判罚款不超过____,或监禁不超过______,或两者兼施”。

     其结果是:从此,大家都没得比较;没有比较,就没有输赢;没有输赢,何来压力?

     这个建议,看似荒谬,但为了挽救为那几个A而疯狂的我国青少年,为什么不大胆尝试?而且抗压这回事,本身就有一定程度的敏感性,这正如一个正在害怕的人,越叫自己不要害怕,结果就更加害怕;不如低调进行,无声胜有声

     我不是什么学者专家,但活了这一把年纪,对一些事,总有一点直觉– 一种或许学者专家未必有的直觉。也就因为我不是什么学者专家,所以,我没有任何压力,没有得失,也就敢大胆提出建议,也完全符合我提出上述建议的原则,并希望我们尊贵的卫生部长拿督斯里廖中莱和副首相兼教育部长丹斯里慕尤丁都有机会看到这项不是专家的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