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是这样做的吗? — 428给我的启示

428回来,有一点感触。

首先要说的是,像这样一个涉及全民和国家前途的课题,为什么一定要在街上解决?为什么不能由所有政党在桌面上协商解决?偏要我这个70开外的人,隔夜就从怡保赶到首都,尝了三、四道催泪弹之后,又带着更加不平衡心情回家?我认为这是国家愧对了它的国民,特别是曾经看着国家独立和经历过12届大选的乐龄人士。

一个要求干净公平选举的诉求,本来就是你们政党之间的事,但你们就是不能坐下来谈,偏要我们民间来操心、来介入,为什么?难道一个干净公平的选举制度,不应该是全民的共识吗?不是政党之间首先必须确保的最基本大事吗?如果连这种最起码的共识都没有的话,马来西亚还配称为民主国家吗?政党还有存在的价值吗?如果再要追究下去,那就是国家该如何管理问题了。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民主制度的关键就在选举,选举制度或相关选举法是否真正到位,就是第一优先;如果这问题不能在政党之间解决,还谈什么民主?还谈什么民主政治?

人们要问的是:为什么各政党或阵营之间无法通过协商途径解决?那必然是因为有一个阵营不希望看到有干净公平的选举制度,必须要靠不干净不公平的选举制度才能取胜,这是严重的,甚至是国家的危机。作为执政超过半个世纪的国阵政府,首先必须就这个问题,给我们全体国民一个交代。遗憾的是,我们的政府显然没有看到或视而不见的让这样的国家问题,以目前的模式继续发展下去;逼出一个709已够国人痛心,再泡制一个更惊心动魄的428,我们不得不问:我们的政府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我们不是动辄“圆桌会议”吗?为什么执政党和反对党之间不能在一些独立机构如净选盟的主持下举行圆桌会议?为什么非要把人民逼上街头面对催泪弹和流血不可?为什么连我们这些70高龄的人,还有带着年幼孩子的年轻父母,甚至残障人士,都要走上街头?我们的政府不是整天高喊“以民为本”吗?难道政府就只会长期利用人民的这项免费本钱来进行本身的议程?如果真的如此,人们除了无语问苍天,就只剩下一个共同的问题:政府是这样做的吗?

这也是人民的最后一道问题,如果政府无法给人民满意的答案,人民唯一的选择就是收回这项免费本钱,通过选票把这项免费本钱转借给支持干净公平选举的政党或阵营。如果因为不干净不公平的选举制度而连选票的功能也无从发挥的话,那才是马来西亚真正悲哀的时候!(1.5.2012)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