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November, 2012

董总1125请愿大会现场观感

Tuesday, November 27th, 2012

董总1125请愿大会现场观感

黄士春

由董总发动的“1125和平请愿大会”昨日如期举行,获得全国超过700个华团的热烈响应,出席人数超过两万人,一致通过下列两项提案:

(一)                       大会坚决反对《2013-2025年教育发展大蓝图初步报告》继续贯彻单元教育政策的“最终目标”。大蓝图的执行与落实非但违背教育公平的原则,更违反我国联邦宪法,不利于各民族母语教育的建设与发展,严厉妨碍民族团结与和谐社会的构建。

 (二)                       大会促请政府顺应世界教育发展的趋势、全球多元的格局以及我国多元社会的国情,重新拟定《教育发展大蓝图》,以建立一个为我国人民所接受的国家教育政策,满足各族人民的需求和促进他们的文化、社会、经济与政治发展,在尊重国语的同时,也维护及扶持我国各民族语文和文化的发展。

这是董总今年自325抗议华小师资严重短缺、520要求恢复关丹独中、729要求批准华仁中学昔加末分校、以及926华教救亡与抗议大会等连续四项大集会后的第五次冲刺。难怪很多人在会前都有点担心,以这样的频率来动员,到底还会有多少人响应,加上华总和教总的临阵退缩所造成的冲击,以及其他“当家不当权”帮凶集团的阻挠,担心不是没有理由的。

尽管如此,从各方反应的热烈、当天出席人数的踊跃、发言者的广泛代表性,以及所通过的两项提案内容看来,这是一项成功并达到预期目标的请愿大会。董总这次不再用什么“抗议大会”而选用“请愿大会”为主题,看来是经过深思熟虑和贴切的,因为大蓝图目前仍是“初步报告”,“请愿”可以让各有关方面更有回旋的余地。

我认为董总事前在各主要华文日报刊登的“董总告全国人民书”广告,也起着一定的感召作用,不仅方便了全国华团的响应和参与,也在唤醒华社警惕和认知方面起着一定的作用。1125的成功举行,除了证明关心华教的一群,热忱不减当年,也反映了董总在目前的氛围与环境下作出了最大的主观努力。

我当天随霹雳州大队如期抵达会场,再次感受到华社对华教的热爱与执着的感染,热血再度奔腾。

大会主席叶新田博士的讲词并不很长,但铿锵有力,表达了华社对大蓝图的忧虑。有点美中不足的是,他既然已提到这项行动是“行使公民权利”,已很足够,如果再在讲词中刻意提及什么“1125不是反政府”之类的话,反而有点画蛇添足。陈思源律师不已在他的部落格讲得很清楚吗?“在民主国家,人民通过和平集会反对政府的施政或政策,甚至反对政府,都是法律范畴所允许的活动,是在行使宪法与法律赋予公民的权利”。

再说,我们的国家不是有反对党吗?反对党的责任就是合法的反政府。政府本来就是由人民依据“联邦宪法”选出来的,根据宪法,人民甚至还有更换政府的权利,当连政府都可以换的时候,即使是什么“反政府”还会成为问题吗?我个人也认为,如果董总主席叶新田博士能在当天的演词中,表达一下有关“大蓝图”的广泛和实质意义,将会更加完善。我的意思是说,所谓“大蓝图”,必须具有前瞻性;因此,如果一份所谓“大蓝图”缺乏了前瞻性,基本上就称不上是“大蓝图”。又如果一份所谓“大蓝图”,在最关键的地方,一直强调要落实五、六十年前设下而时间已证明是行不通的所谓“最终目标”,就更加令人莫名其妙。试想想,一项半个世纪前设下的目标,在半个世纪后的今天还会有什么前瞻性?我们不是经常都在用“日新月异”来形容现代社会的迅速变化吗?半个世纪来累积了多少个“日新月异”?已难以想象。远的不说,由于整个大环境的变迁,供求律的改变,中国印度的崛起,华印文在世界的地位,必然会越来越重要,马来西亚正朝向先进国迈进,没有理由要跟整个世界潮流对着干。

在众多的演讲者中,令人耳目一新的场景,应该是在淡米尔文基金会总监纪威、以及全国印裔权益行动委员会主席拿督塔斯林的演讲,他两都以淡米尔语发言,居然能够引起几乎全是华人听众的即时共鸣与喝彩。听众就会巧妙地在他们提高声浪的那句话结束时,立即报以热烈掌声,甚至吹打鼓噪,好像全场都听得懂淡米尔语那样。这令我想起了曾任中国国家主席的江泽民演讲时的观众反应。原来江泽民在他讲完一句自认为精彩的讲话时,会故意停下片刻,眼望听众,听众就会自动送上掌声!1125的华人听众,虽然都听不懂淡米尔语,但都会不约而同的及时鼓掌,这是对演讲人诚信的肯定,原来诚信甚至可以取代语言!这与一些国家领导人不断的强调什么“语言会影响国民团结”的说法,成了强烈的对照。

最有新闻价值的新闻反而不见报

同样精彩的演词,来自柔佛哥打丁宜小哥打马华支会主席的戴虎恒,他一开口就说:“看到与会者高举反马华的牌子,我连头也抬不起来”。他继在演词中要求马华改变思维,否则将被人民改变。我亲眼看到媒体摄记的镜头都纷纷对准他。可惜,打开今天的马来西亚华文第一大报,几乎所有的演讲者要点都有报道,唯独只字不提这位马华基层领袖的谈话。对华文新闻媒体来说,一个马华地方领袖破天荒的在董总场合发表如此震撼性的言论,已有很高的新闻价值,但我们的马来西亚第一华文大报却选择独漏,令人怀疑它的记者和编辑到底是怎样培训的?它到底还符合报纸的定义吗?

我个人认为,董总1125请愿大会最成功的地方,在于成功的号召了各族、来自全国各阶层、各行业、各政党代表参加并发表演说;在标志着请愿大会代表性的同时,也成功的整合了华教的队伍。隆雪华堂会长陈友信、LLG文化发展中心有限公司主席杜乾焕、校友联总主席陈鹏仕,以及教总前副主席陆廷谕的受邀致辞,都有着特殊和深长的意义,这现象是325抗议大会时还看不到的;可见,在涉及华教前途的大是大非面前,华社特别是华教界还是可以步伐一致的。

华人向来被形容为一个很难自我团结的民族,唯一的例外就是涉及国家或民族文化教育存亡的问题上。中国的抗日史就证明了这一点,为了国家的生存,国共可以暂时放下内战,联手抗日,抗日胜利,继续大打。马来西亚华教界的空前大团结,莫非也面对了一个民族文化教育存亡的问题?这是值得我们的国家领袖三思的。

至于华总和教总选择在这个时候脱队,历史将会是公平的,但也是无情的。在中国轰轰烈烈的八年抗日战争中,不也出现了遗臭万年的汪精卫?当一个人选择一定要从悬崖一跃而下的时候,肯定有他很强烈的理由,那就由他去吧。(26.11.2012) (www.sinyatat.com)   

又和大道公司玩了一手

Thursday, November 15th, 2012

又和大道公司玩了一手

黄士春

昨晚由新山回吉隆坡,在出口处付路费时,和南北大道公司收银员玩了一手,虽然数目微不足道,但有点满足感,希望和大家分享。

事缘,我在上星期六由怡保独自开车前往新山促销我的法律翻译丛书的一些剩书。在吉隆坡上班的女儿,说要陪我出动。大家约好在双溪毛糯休息站会合上我的车。女儿是从惹兰都大站取票上路,然後把车子停在双溪毛糯休息站,准备回来时从最靠近的双溪毛糯收费站出口回吉隆坡。我们是在次日(星期日)晚上约11时从新山回到双溪毛糯休息站,我预料女儿在出口付费时,可能会遇上一些麻烦,因为,她从取票上大道到重出大道已超过24小时,收银员必然会追问,为何两个最近距离的进出口路程需要超过24小时的长时间来完成。我早已做了一些准备,把我从怡保到新山的路费收据收好。在准备出双溪毛糯出口前,我告诉女儿,从都大站到双溪毛糯站之间的收费不会超过2令吉,如果对方要额外收费,先不要付款,必须等我到来解释和证明後才做决定。

根据事先的安排,由我先出关。从新山到双溪毛糯的收费是46令吉,我付费後,即把车子停在前面路旁,再回去看女儿的情况。果然,女儿在出口付费处被缠上了。我趋前了解,原来收银员告诉她,休息站停车是不得超过24小时的,否则必须罚款46令吉。我一听,46令吉不就是我刚才所付的同样数额吗? 原来她被罚从新山到吉隆坡的路费。据我了解,这是南北大道公司对遗失车票的计算法,我女儿有票在手,怎么可以根据这样的条规来处理?我质问对方能不能出示那一条规,说不能在大道休息站停车超过24小时,她翻转票后的其中一项说明,果然有这样的规定。我说,为什么一定要罚46令吉,而不是4.6令吉?你们公司的标准在哪里?她一时无法出示有关罚款标准,我说我是特地来证明真实情况,没有任何取巧之处。她显然已招架不来,后面早已排了长长的车龙。我趁势追击,要她的上司来见我。她拿起对讲机,向上司报告,叽里咕噜了好一阵,我坚持要她的上司出来见我,或者我上他设在路旁的办公室也行。。。再纠缠了一阵子,她的上司终于在对讲机给她训令,照收正常收费1.9令吉而已!

哈,原来懂得一点法庭盘问的方法,加上一点法律根底,竟然可以让缺乏法律常识的对手“死死气”的就范,虽然只是小数额,但那种满足感,看来还是值得和大家分享。(12.11.12)

请立即响应董总号召救华教

Friday, November 9th, 2012

请立即响应董总号召救华教

黄士春

董总今日在报上以广告方式刊登的“董总告全国人民书”,是近年来马来西亚华教界最震撼人心的一篇警世通告,它是一篇全体马来西亚华人都必须看完的通告,也是马来西亚所有华人注册社团负责人看后都必须及时回应和行动的通告,否则,到时大家都会后悔,因为华教的最后一条防线可能就会在“2013-2025年教育大蓝图”下失守。

原因?“董总告全国人民书”已分析得很清楚:

“大蓝图”继续坚持单元主义教育政策,贯彻变质华小和淡小的“最终目标”。它提出华小和淡小46年级采用与国民小学同等水平的国文课程纲要、教科书与教学模式;为此大幅度增加国文教学课时至每周570分钟。这势必导致华、淡小课程结构失衡,严重损害民族母语教育功能,甚而丧失民族教育办学本质。

“大蓝图”倡议教育普及和提高教育素质,但却无视宗教学校和华文独中应有的公平待遇,忽视对国民型中学、教会学校的承诺。对于华文独中的地位和发展建设及其长期以来对国家的贡献更只字不提,蓄意把它排除在国家教育主流之外。

“大蓝图”的落实与执行,显然违背教育公平的原则,不利于多元民族语文教育的建设与发展,妨碍民族团结与和谐社会的构建,必须坚决反对!

我是一个很平凡的人,平凡到没有身份发文告,也没有发表的平台。我最近写了一篇超过六千字的文稿“华教救亡与自救—兼谈关丹独中(?)事件”就是一个最新的例子。该文照例没有在华文平面媒体出现,只在网络媒体“当今大马”和自己的部落格 (www.sinyatat.com) 和面子书出现而已。我为我曾为它服务过25年的平面华文媒体感到悲哀,也为自己感到悲哀,现在是什么时候了,为什么我还要生活在这样的一个社会。但该文的回响却是出人意表的,很多人也自动复印后派发,大家开始有一点觉醒了。

我人微言轻,但如果所有人微言轻的人同时发出同样的声音,会有人听到的。请您在看完我这篇文稿后,立即再重读“董总告全国人民书”,如果您认同我的看法,请您立即行动。如果您是社团负责人,请立即回应董总的回条;如果您是个人,我必须强烈的要求您将20121125日这天保留下来,一定要出席由董总号召的“1125和平请愿大会”。理由:这是一项发生在我们这个年代的华教救亡行动,如果我们错过了这个关键时刻,我们会首先对不起自己,接着就是愧对我们的华教先贤和我们的子孙后代。

在结束这篇短文以前,我必须呼吁曾刊登董总这篇通告广告的所有华文平面媒体,都能免收董总这则广告费,以示支持一项确保并坚持华文必须在马来西亚继续发扬光大的华教救亡运动。(9.11.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