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December, 2012

黄士春专函交通部长建议解决AES方案

Monday, December 17th, 2012

黄士春专函交通部长大胆建议

规定所有车辆须锁定时速110

以彻底解决所有AES引发问题

 (怡保17日讯)我国著名法律翻译及出版人黄士春,今日专函交通部长拿督斯里江作汉,建议实施新条例,规定所有在马来西亚上路的摩托车辆,必须将其引锁定在时速不超过110公里,以从源头彻底解决目前仍闹得沸沸扬扬的自动执法系统(AES)引发的问题,保护公路使用者的宝贵生命及节省驾驶人的血汗钱罚款。否则,人们将会继续认为政府正利用捕捉超速的电眼长期以罚款的方式来增加税收。

黄氏的的英文专函副本也致给首相,全文(译文)如下:

敬致:马来西亚交通部长

拿督斯里江作汉

事关:建议锁定车辆速度以彻底解决AES问题

本人是法律翻译及出版人,也是一名非政党人士,现以个人身分给您写这封信。

作为一名驾驶人,本人对交通部仓促实施自动执法系统(AES) 在高速公路设电眼捕抓时速超过110公里的驾驶人,感到不悦。正如媒体报道的,这项匆忙实施的措施已引起所有公路使用者的强烈反对和抗议,甚至导致绝大多数接获罚单的驾驶人都拒绝缴交庭外罚款,而干脆等待进一步的法律对付行动。

这是令人震惊的,作为曾目睹政府过去实施无数新措施的一名乐龄人士,我认为AES是一项最不受欢迎的政府新措施。它是那么充满争论性,不仅促怒了广大的驾驶人士,也导致您与由反对党执政的四个州政府之间的对抗。人们已越来越感到忧虑,如果这种混乱的现象持续下去,将会有越来越多的人拒绝缴交罚款,而宁愿选择上法庭,甚至拒绝出庭而等待拘捕令。您是否曾想像过,如果那么大批的所谓犯法者的人数膨胀到几十万或百万人以上时,我们的司法系统将会发生什么事?这样下去,我们的司法体系会不会瘫痪?

遗憾地,至目前为止,我还没看到您或交通部曾就此严重问题提出任何建设性或可行的建议去结束这项危机。我只看到新闻报道您在国会问答时间出现的窘态,看到您怎样继续和人民争论,完全看不到任何可行的解决方案出台。所有这些只会令驾驶人士更加混淆。在这种情况下,我想正式向您提出下列两点建议:

(一)                       将目前的高速公路时速由现有的110公里提高到130公里。理由是:高速公路原本就是为更快速的驾驶而建造的,而目前的时速110公里的限制,对现代的驾驶而言,明显的是太慢了,也配合不到人们现今繁忙的日常生活节奏。如果能将时限提高到130公里,驾驶人即使被抓也会心甘情愿的缴交罚款。我相信作为交通部长的您,必曾体验美国的高速公路,您是否有发觉?美国的高速公路甚至规定如果以慢过规定的最低速度行驶,是犯法的,也就是说在高速公路开慢车是犯法的!或者

 (二)                       对所有在马来西亚公路行驶的的车辆,不管是本地装配的还是进口的,一律实施将其引擎锁定在时速110公里。

我个人还是比较喜欢后者,因为它可以真正的一劳永逸解决因自动执法系统引起的所有问题。正如您在AES实施之前和之后一直强调的,AES的实施是要解决马来西亚的高交通意外问题,以保护人民的生命。一旦对在马来西亚上路的所有车辆锁定时速,则所有超速驾驶的问题都会自动解决,从此就不再有抗议、不再有喷红漆、不再有人搞破坏、不再有争吵、不再选择上法庭、不再挤爆我们的司法体系。一句话:就是一劳永逸!

由于您一向都在关心我们驾驶人的安全,我相信您会认真的考虑我的建议,一劳永逸的解决AES所引发的所有问题。请帮忙保护我们的生命和节省我们的血汗钱,尽早实施这项新条例,规定所有在马来西亚上路的车辆必须在引擎锁定其时限不超过110公里。否则,人们将会继续认为政府正利用捕捉超速的电眼长期以罚款的方式来增加税收。

谢谢您耐心的读完我这封信,并祈望您能早日将所有马来西亚的车辆机器锁定在时速110公里,以保护公路使用者的宝贵生命及节省驾驶人的血汗钱罚款。 

您诚恳的

黄士春敬上20121217

副本致:马来西亚首相

改朝换代还是再执政一百年?

Saturday, December 1st, 2012

改朝换代还是再执政一百年?

黄士春

在大选前来评论大选,肯定不是时候,但如果是事后孔明,那就不如不写。

先看大家都在关注的大选日期,为什么迟迟没有着落?政治原本就是不按牌理出牌的玩意,国阵政府这次似乎发挥得淋漓尽致。

何解?

一句话:那是因为民联准备得太早太周全,根据马来西亚的政坛传统,大选几乎都是在国会届满以前就提早举行的;因此,作为准备改朝换代的民联,自今年以来,即已充分备战。今天已是12月份的开始,眼看一年就快结束,民联的战车也登场了,但国阵政府仍然没有解散国会的迹象。看情况,国阵除了内在的问题外,主要原因可能就是因为民联作出了太早太充分的准备,如果在这热火朝天、民联士气如虹、民间取向普遍对民联有利的时候举行大选,必对民联有利。国阵明知民联的资源有限,为什么要在民联已进入最佳备战状态的时候来大选?为什么不在时机上再玩一手来个拖字诀?一来可以多再买点时间,见机行事,为本身制造更有利的大选条件;二来,可以冷却民联的士气,缓和选民的情绪,以民联有限的资源,即使不被拖死,也要付出更大的保温代价。

我认为这是国阵的高招,但高招未必能胜民意,特别是“改朝换代”的号角早已在民间吹响,民联正夹着308的余威,鼎盛的民气,全力问鼎布城。面对如此凌厉的攻势,且看国阵如何把关?在普通小市民的印象中,今年来,国阵就是忙着向人民派钱,几乎是见者有份,从公务员到平民百姓,从老年人到青年学子,甚至连神棍都在笑呵呵;派完一次,不够,再派,从今年派到明年,大有派到能够重新赢得政权为止的地步。

现在,几乎全民都领到好处,似乎还听不到有人问一句:“政府是这样做的吗?”政府在大选来临的关键时刻派钱给人民,很多国家都有,并不奇怪,怪就怪在派到有点离谱、派到国债高筑、派到最后会让人联想到会不会事后又要从人民身上刮回来的时候,才令人担忧。很多人都认为,对很多小市民来说,派那么一点小钱,也没什么实质的帮助,人们还不是继续要为日益高涨的生活费拼搏?还不是照样为孩子的高昂教育费卖命?唯一的自我调侃不外是:聊胜于无,不拿白不拿。

其实,对选民来说,只要我们选出来的新政府,不论是继续执政的,还是新上台的,能够诚信一点、清廉一点、施政公平一点,机会均衡一点,让大家都能活得有尊严一点,已很满足。当大家都看得出要人民重新委托的时候,才来派点小钱,不是不可以,而是作用不大,甚至成为有识之士的笑柄,令人联想到我们的政府正在不惜一切代价重新取得政权。我们的首相兼巫统/国阵主席纳吉,不就在刚结束的巫统大会上致辞时,咬牙切齿的说要执政一百年吗?

在另方面,民联不也在不惜一切代价要拿下布城改朝换代吗?看来,我们的国家真的已经到了非常关键的时刻,也是我们选民最有发言权的时候。

在面对随时都可能举行的第13届大选,选民只有两个选择:一是让执政已超过半个世纪的国阵继续掌政,让马来西亚成为全世界民主国家中,一个执政党可以连续执政超过50年而不曾换过政府的国家。如果真的如此,还得劳烦健力士查实是否可以列入健力士记录,如果真的能够进入健力士记录,那可真的是名副其实的Malaysia Boleh 了。另一个选择,就是成全民联的改朝换代。

但健力士记录也好,改朝换代也好,都请别高兴得太早,有识之士可能会顺手抛出另一个问题:目前除了一党专政的中国、朝鲜和古巴之外,一个国家的执政党可以连续执政超过50年而不轮替的国家,还称得上是民主国家吗?还符合民主国家的定义吗?一个民主国家的执政党可以超过半个世纪连续执政,到底是政府特别能干,能干到让人民忘了换政府这回事?还是人民特别愚蠢,愚蠢到不知道政府原来是可以换的?我不知道谁最适合回答这个问题?

所幸,在马来西亚的选民中,有识之士并不多,想到这个问题的也不多,健力士记录还是有希望的。

至于来势汹汹的民联的行情又如何?人们已经可以随便从街坊的公众,巴刹的小贩,德士大兄的闲聊中找到答案,甚至共识。何况,民联还可以向选民多问一句:“感谢您在308给了我们半个机会,但我们还没有正式进入布城,还不能为大家多做点事,这次能不能再给我们其余的半个机会?不是一个机会,只是半个机会而已,可以吗?”

除了向选民问这个问题,民联或许真的要在保温方面下点功夫,甚至寻求突破。从今年初以来,大家都看到民联各党都在全国各地造势,不论是从频率、地区、规模看来,甚至比国阵更主动更全面,也更有势头。不过,民联本身可能没有留意或发觉的是,每次的讲座,台上主讲的几乎都是党的各级领袖,话题也离不开那几个老问题,日子一久,次数越多,人们就会逐渐失去原本的好奇和新鲜感,这似乎就是我上文提及的国阵采取拖字诀的直接后果。当选民听厌了民联的演讲,热情开始消退,但大选却还没真正到来的时候,就难免会失去一鼓作气的那种气势,也是国阵最乐意看到的。

至于如何应对和补救,民联领袖可要自己做点功课,因为他们目前正气势如虹,未必会听取外边的意见,如果有人贸贸然主动献上,还可能落得认为你有所求的自讨没趣。那就点到为止吧。(1.12.2012) (www.sinyat.com/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