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February, 2013

黄士春向叶新田作第三次汇报

Wednesday, February 27th, 2013

黄士春向叶新田作第三次汇报 

(怡保29日讯)

黄士春今日就建议董总公开表态支持民联事,向董总主席叶新田作第三次汇报,对叶氏一直不回应他的三封公函表示失望,并公开呼吁叶新田鞠躬下台。

敬致         (传真03-8736-2779及快递)

马来西亚华校董事联合会总会(董总)

主席叶新田博士:

 叶博士:

事关:强烈建议董总公开表态支持民联/第三次汇报

由于国会随时解散,而  阁下对本人自本月5日开始的一连三封公函都未给予任何形式的回应,本人必须再度向  阁下作第三次汇报。

本人希望告诉  阁下的是,自本人于本月5日第一次致函  阁下作出这项建议以来,网络上赞成董总公开表态支持民联的人数,至今(2013227)清晨五时为止,总人数已飙升至三万四千零六十五(34,065)人。如果  阁下对这个数字有所怀疑,请您不时亲自上网去看看,网址如下:www.facebook/kuanyauhew/posts/559823607362067

本人必须告诉  阁下,这个网站不是我设的,而是有人看到本人的建议后在本人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设立的,本人只在该网站设立后的两个星期,才意外的在谷歌发觉,然后立刻向  阁下汇报。

我必须声明,我不是民联的人,您只要看我的部落格(www.sinyatat.com/blog)文稿,就知道我是一个连民联都批评的人,甚至连“民联”这两个字,也是我在报上严厉批评之后才统一采用的。因为真正的时评人必须就事论事,不可能讨好某方。我这把年纪,也不可能参政,但对政治的关心不会落后在任何一个有良知的马来西亚人。我所以会冒着那么大的风险提出这项建议,完全是响应董总去年大规模号召的华教救亡运动的一项后继工作,认为这是难得的华教救亡行动的及时后续工作。没有想到,阁下会如此冷漠对待,完全不予理睬,给华社留下一个非常恶劣的印象,认为  阁下身为董总主席,不应如此狂妄和目中无人,甚至比官僚更官僚。

我也对  阁下如此对待当年新纪元学院事件中自愿自发义无反顾不约而同出手救您的一批义士如此残酷,表示痛心。给人想象您是不是一个忘恩负义、过桥抽板甚至恩将仇报的人。如果是的话,如何能再继续做朋友,更不用说做战友和董总主席了。

这批当年救您的义士看得很清楚,当您保住了您的董总主席宝座之后,您是如何有计划的想方设法一个个边缘化这批义士,特别是打救您最得力的“捍董会”那批前线义士,一个个人头落地。但这批义士,没有后悔,因为这是他们完全是出自救董总的冲动而无条件作出的正义行动,即使您事后连律师费也耍赖,人家也没有在媒体爆您。这就是义士——做正义事不后悔的人才叫义士。

您甚至完全否定了曾经联手救您的这批义士,到处向人夸口,新院之役是您的“叶氏兵法”打回来的。因为您的胜利来得太容易,您甚至可能不知道这批义士如何在幕后为你出手,日以继夜的策划反攻,直至您被人公然在台上打到鼻血直流入院的那段最艰辛时期,一直都在您身边。有一个前线义士甚至还像陪父亲那样在医院守卫您两个晚上。但您一朝得救,就完全忘了这批义士,做人要做到如此地步,这是您的选择。其实也难怪您不知道这批义士当年怎样在幕后救您,就连您当时的敌对阵营当时也不知道他们当时一直主动和占尽上风几乎赢定的新院战役,怎么会突然以失败告终,直至他们事后慢慢发觉原来是谁在幕后帮您的时候,他们也终于发觉了他们原来是死在这批幕后救您的义士手上。您看,连您的敌人都承认这个事实的时候,只有您这个被救的人才敢厚颜无耻的说这是您的“叶氏兵法”打回来的。

如果您到现在还不相信您是怎样被这批义士救回来的,现在也不是告诉您的时候,因为我们都在忙着救华教和救国。您必须要等我的回忆录出版的时候,才会相信。我很庆幸的是,几乎所有写当年新院事件的书都出版了,很多也还由您亲自推介,唯有我的回忆录还没出版。也幸亏还没出版,让我还有时间作出正确的结论,这点,我必须要感谢您的。

如果您认为我给您的任何信函有任何不实甚至有毁谤您的地方,欢迎您起诉我,让我有机会在法庭证明我所写的。您可能不知道的是,我这辈子打过四场官司,都是告人的,也都是胜利的;如果这辈子最后被我幕后亲自救活的人告,那也是上天的安排,我会欣然接受。黄士春就是这样一个做事从不后悔的人。

最后,如果您再没有回应,那就表示您接受了我的说法;您是一个公众人物,您别无选择,您的唯有选择就是鞠躬下台,向这批救您的义士和华社谢罪。

谢谢您看完这封信。

黄士春谨启

2013227

黄士春向叶新田作第二次汇报

Monday, February 25th, 2013

敬致                          (传真及快递)

马来西亚华校董事联合会总会(董总)

主席叶新田博士:

 叶博士:

事关:强烈建议董总公开表态支持民联/第二次汇报

本人于本月5日致函  阁下,强烈建议董总公开表态支持民联,至今已超过两个星期,仍未获任何回应,包括表示收到信件的礼貌回应,深感不解及遗憾。

本人继于2013219日,再度致函 阁下,就“强烈建议董总公开表态支持民联”事,向  阁下作了第一次汇报。结果,时至今日(25.2.2013)仍然没有获得 阁下的任何回应,包括表示收到信件的礼貌回应,再度深感不解及遗憾。

本人不解的是,在 阁下领导下职员人数超过百人的董总,竟然没有一个公关处去处理外来函件。本人想提醒 阁下的是,即使本人如何卑微,也是一封公开致给董总主席叶新田的公函,而不是致给叶新田的私函,阁下没有理由以完全置之不理的态度来对待一封讨论华文教育前途的公函。如果不回应,等同是 阁下的失责。

在另方面,本人欣慰的看到媒体报道,阁下表示将会快而准的跟进和首相谈华文教育问题,并已在本月21日致函首相,要求首相尽早会面商讨。本人不明白,既然 阁下扬言会尽快跟进,为何不是在17日团拜会后的第二天立即跟进,而要延迟到四天后的21日才跟进?我也无法明白,既然 阁下声称已在团拜会上与首相建立了直接沟通管道,为什么还要以信函的方式跟进?这不是最平常的管道吗?何来直接?国会随时都会解散,大选随时都会举行,难道 阁下对这些华教问题的解决完全没有一点紧迫感吗?试想,如果首相也和  阁下一样,收到了 阁下的函件后,却三个星期不回应,甚至连表示收到函件的回应都没有,那 阁下不是和本人等 阁下的回应那样痴痴的等吗?我是可以等的,但董总不能等啊。媒体不是刚报道吗? 国会很可能就会在3月中旬以前解散,距离现在也不过两三个星期而已,而 阁下连首相都还没有约到,怎样谈?谈什么?从何谈起?国会一旦解散,首相已不再是首相,而是国阵的领袖而已,以这样的定位,谈什么?如果不在国会解散前商谈和基本解决华教诉求,阁下将如何面对江东父老?

还有,由于 阁下没有公布 阁下本月21日致函首相的内容,本人和华社很想知道的是,阁下是否只约谈首相,而没有设定内容和期限?如果是这样的话,我看 阁下可能又会白忙一场。例如,阁下有没有在函中反映华社对此事的急迫?有没有告诉他至2013220 阁下致函首相前一天为止,网络上已有33,222人支持本人提出的“强烈建议董总公开表态支持民联”的事实?让首相知道董总正面对着华社的强大压力?好让首相也分担一些压力?如果没有,为什么没有?

一如本人219日信函所承诺的,本人在此再向 阁下汇报截至2013225日清晨六时(6.00am)为止,网络上支持“强烈建议董总公开表态支持民联”的人数,已攀升至:三万三千六百五十八(33,658)人。

由于事关重大及紧迫,本人仍然会不定时的继续就华社在网络的回应向 阁下汇报。

谢谢。

黄士春谨启

2013225

黄士春向叶新田作第一次汇报

Friday, February 22nd, 2013

黄士春向董总主席叶新田作第一次汇报

由于华社对董总应公开表态支持民联的建议反应热烈,黄士春今日特致函董总主席叶新田,向他汇报至2月19日为止,网上已有三万三千一百八十 (33,180)人,赞成这项建议。

黄氏的信函如下:

敬致              (传真及快递)

马来西亚华校董事联合会总会(董总)

主席叶新田博士:

 叶博士:

事关:强烈建议董总公开表态支持民联/第一次汇报

本人于本月5日致函   阁下,强烈建议董总公开表态支持民联,至今已两个星期,仍未获任何回应,包括表示收到信件的礼貌回应,深感不解及遗憾。由于事关华教与国家前途,本人就此向  阁下作第一次进展汇报如下:

有人将本人致给  阁下的上述函件,通过面书及谷歌征求华社意见,结果至今(219)日中午为止,赞成董总公开表态支持民联的网民高达三万三千一百八十(33,180)人。

特此欣然向  阁下汇报。由于事关重大,本人将不定时继续就华社反应向  阁下汇报。

谢谢。

黄士春谨启

2013219

为什么是“普天同庆”而不是“改朝换代”?

Monday, February 18th, 2013

为什么是“普天同庆”而不是“改朝换代”?

黄士春

董总的春节大团拜给人的总印象是:董总已乖离了它“超越政党但不超越政治”的立场,在大选已迫近眉睫的时刻,这种立场的转变,是危险的。

为什么?

(一)                       董总主席叶新田在这个时候和首相纳吉联手举起“普天同庆”的挥春是什么意思?到底在同庆什么?是同庆新年?还是同庆现政府的政策与政绩?包括它对华教长期打压的政绩?那不等于认同政府长久以来对华教的做法?因此也认同这个政府也应该在来届大选继续执政?继续打压华教?对这些问题的答案,就会牵出一个强烈的信息:董总是在大选前支持国阵,还希望它胜出。这样的一个讯息,董总已经完全否定了它原有的政治立场,它已经不是“超越政党但不超越政治”而是赤裸裸的参与政党政治了。

(二)                       董总既然广邀朝野政党前来团拜,为什么极有可能在这届大选执政的民联领袖出现在同样的场合时,却受到明显不同的待遇?为什么只安排和执政的国阵领袖挥春高举“普天同庆”,而不给民联领袖挥春和高举“改朝换代”的机会?董总有这样的必要在这个时候偏帮国阵吗?国阵对华教所作的孽还不够吗?万一民联上台执政,董总会面对怎样的一个处境?既然董总已经接受国阵对华教的现行政策措施到达了“普天同庆”的地步,它凭什么改向民联政府要求解套?民联会理睬你吗?董总会不会因此再等50年?

董总主席叶新田说得对,“董总是一个民间团体,因此会继续为华教而奋斗;至于当局会如何处理相关问题,钥匙在政府手上。”叶新田既然知道“钥匙在政府手上”,难道他从来就没有想过民联很可能在几个月后就做政府吗?为什么在这个时候还要把整个华教的注头押在国阵上?叶新田还说,首相主动獻议华教问题春节后再谈,问题是,连日期时间议程都还没有着落,而国会随时都可能解散?到是他见的可能已经不是首相,而是国阵主席而已,这和安华的地位没有两样,到时叶新田只能和国阵的领袖而不是首相谈而已,这有什么好高兴的?惨痛的经验不是告诉我们了吗?连谈好的都可以不认账,白纸黑字的都可以改,更何况还没有谈?这种拖延策略,这样的政治欺骗,也不是没有试过啊。现在大选又来了,选情告急了,兜个圈子再来一次又何妨?过了海是神仙,这句话难道叶新田没有听过吗?

都几十年啦,首相才在大选前决定“冒险破冰”前来,两手空空的,只带来一个择日谈商的承诺,董总的领导就沾沾自喜,事后还在为他没有带任何礼物也没有致辞说项,一个堂堂的华教代表机构,有必要做到这样吗?华教落得今天这样的地步,怎么董总的奴性还是一样的强?华教几十年来屡战屡败又屡败屡战不是没有原因的。你看,像董总大团拜的处理,还不是另一项败笔吗?这样的心态,这样的奴性,对方会怎样看你?人家这样长期虐待你,你还是当老子那样来奉承,现在是什么时候了,都已到了开牌的时候了,怎么董总还停留在择日谈商的阶段?怎么不选择在国阵和民联之间保持同等的距离?我就不相信董总没有这样的智慧,但我无法找到答案。我反而听到满街的人都在问:大家都收到了政府的好处,不知董总的领导人。。。?

对很多关心华教的人来说,华教已死在《2013-2025年教育发展大蓝图》,因为华小从四年级开始就已成为国小,独中肯定断层,试问一个小学三年级的水平如何在九年后参加统考?即使是政府(不管是国阵的或民联的)承认了统考,那又如何?还不是望梅止渴?以这样的华文程度如何应考?如果大蓝图不及时修改,我们还坚持什么?统考还承认来干什么?董总还要来干什么?还“普天同庆”什么?(18.2.2013, www.sinyatat.com/blog)

承认统考来得太迟

Saturday, February 16th, 2013

承认统考来得太迟!

黄士春 

高等教育部副部长塞夫丁在接受一家华文媒体专访时,认为“是时候承认统考”。我认为,即使首相真的在明(17)天出席董总的春节大团拜时作这项宣布,对华教来说,已是来得太迟。

我不是一个专泼冷水的人,但会在适当的时候提出我的看法。我认为,即使首相明天会作这项宣布,也应该是原则上的,距离落实可能还是遥遥无期。我的预测灵感来自一个相信很少人会发觉的小细节。

我留意到,当首相在上星期主持巫统最高理事会会议后,在回应媒体有关他是否会出席本月17日的董总大团拜时,只是轻描淡写的一句:“还在考虑中。”这样的一句回应,意味着巫统最高理事会没有讨论这项课题,即使有讨论,最大的可能性是会议没有亮出绿灯。如果有绿灯的话,首相必将在这个课题上作更大的发挥。况且,承认统考,基本上还是教育部的问题,而教育部长正是兼任副首相的慕尤丁;而稍有关心巫统人事的人都会知道,巫统本身也有着它的内部问题,虽然局外人的解读各有不同。

其实,连最不关心政治的人都应该知道,在两线制基本形成的目前马来西亚政坛,这届大选对执政的国阵是多么的关键,如果身为国阵领袖的首相不在这个时候出席董总的大团拜,给华社带来一些好消息的话,后果将是灾难性的;更何况,这届大选来临之际,几乎每一个老百姓都得到了小甜头,华教特别是统考问题,肯定不会被忽略。

问题是,历来的经验告诉我们,来自大选前的任何承诺,都可能只是一种“竞选承诺”而已,选后可以用一百个理由来推搪,甚至可以不必出示任何理由而不了了之,充其量只是没有实现“竞选承诺”而已。即使是这样,已经算是不错了,当你想起1999年大选时的华社诉求事件,大选后落得怎样的下场时,即使你不心寒,我也心冷。

我没什么修行,没有董总主席叶新田和署理主席邹寿汉那么随遇而安,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我是第一个感到心寒的,因此,我在本月5日就不自量力的给董总写了一封吁请董总公开表态支持民联的信函(见《当今大马》或我的部落格((www.sinyatat.com/blog))),其中的一段不是没有意思的,原文是:“除非国阵政府在董总还没有作这项公开表态之前,已以书面文件保证实现董总有关华教的所有新旧诉求。”今天看到这两位董总领导人的谈话,知道他们另有想法;叶新田只说“邀请时没附加条件,首相若无宣布再作打算。”邹寿汉则莫名其妙的说“礼多人不怪”,不知指的是谁的礼。换句话说,即使首相只带着一张嘴来空口说白话,董总都无所谓。懂得一点牌局的人都知道,要在一个牌局胜出,一手好牌当然是先决条件,但如果牌手是个脓包的话,手上有更好的牌都可以败局收场。在两线制已基本形成的目前马来西亚政局下的董总,可说是已处在一个天时地利甚至左右逢源的历史机遇,完全是由董总叫牌的时候,但我们的董总领导人显然不是那个料子,满手都是进攻的好牌,却一直选择守势,让对方叫牌,自己跟进,准备守到天亮,完全没有看到,天还没亮,我们的华文教育已经完蛋了。

我不是危言耸听,大家只要看那份“2013-2025年教育发展大蓝图”就知道,在这项大蓝图下,我们的华小,一到四年级,都变成了国小。换句话说,我们的华文程度,就只有小学三年级而已,独中(更不用说国中)的华文都开始断层,如何在九年后去报考统考文凭?即使再多来几间像厦门大学那样的中国大学来马来西亚设分校又如何?讲谋略,讲时机,董总输到完啦!因此,即使首相明天真的有备而来,真的在这个时候让华社实现承认统考的美梦,也没什么好高兴的。在战略了,这只意味着董总连最后一道防线都已失守。看清楚了吗?人家是在实施了教育大蓝图把华教活生生的腰斩之后,才承认你的统考文凭啊,这不等于棺木刚刚下钉、准备擂鼓出殡的时候,终于来了一笔等着救命已久的救济金那样无奈?

所以,我说“承认统考文凭来得太迟。”更何况,明天还未必会来!(16.2.2013,董总大团拜前夕)

建议董总公开表态支持民联

Tuesday, February 5th, 2013

黄士春致函董总主席叶新田
建议董总公开表态支持民联

(怡保5日讯)

自称为董总强力支持者的时评人黄士春,昨日致函董总主席叶新田博士,强烈建议董总主席也能像主席黄德那样,在来届大选公开表态支持民联,并建议董总领导层从“超越政党但不超越政治”的口号自我解放为“不参政但支持认同董总理念与诉求的政党”。

黄士春出身报界,为《马来西亚华文法律翻译丛书》的翻译及出版人,曾在2008年新纪元学院事件的高峰期,扮演鲜为人知的幕后角色,协助将眼看当时即将倒台的董总主席叶新田起死回生。

黄氏今日向媒体发布他致给董总主席叶新田的信函,并上载到他的面子书www.facebook/wong.s.choon及其部落格(www.sinyatat.com/blog),信函内容如下:

敬致
马来西亚华校董事联合会总会(董总)
主席叶新田博士:

叶博士:

事关:强烈建议董总公开表态支持民联

正如您最清楚的,本人过去和现在都是董总的强力支持者,我对董总长期以来面对的困境进行过深入的思考,认为董总的困境已显得愈来愈严峻,如果不及时进行全面检讨和自我省思,董总势将难以继续扮演有效的角色。

我个人认为:这些年来,董总一直被政党当球来踢,也当球来玩,搞到大家都疲于奔命,精疲力竭,最后发觉自己原来还在原地踏步,毫无进展,甚至每况愈下,华教防线一条条的失守,一道道崩溃,最后就可能死在政治。这证明了原来在马来西亚,教育问题就是政治问题,政治问题就必须政治解决,也就是必须依靠真正支持董总理念和诉求的政党协助解决。

但我们目前的董总领导人,在思维上似乎对政治和政党有着过度的敏感,以为敬而远之就能明哲保身;这种心理压力,可能是因为八十年代走过的《三合一》和九十年代的《两线制》尝试失败的阴影所造成,从此就打着“超越政党但不超越政治”的旗号,以最保守的态度守着祖业,结果还不是屡战屡败又屡败屡战?先前失守了国民型中学,现在连独中和华小,都进入危机状态,还有那一箩筐的华教老问题,让人看不出华教还有什么前途,也看不出华教还有什么方向。

归根结底,所有这些,都进了政治的账,全是政治造成的。如果董总的现任领导层还是坚守所谓“超越政党但不超越政治”的被动守势的话,即使每年再举办更多的抗议集会,再呈更多更长的备忘录,都是枉然的,因为,马来西亚的教育不是从教育的角度来处理和解决,而是完全由政治和政党主宰的。因此,我认为,鉴于马来西亚目前政治生态的急速变化,国阵/民联两党制的局面已基本成型,现在应该是董总领导层从“超越政党但不超越政治”的口号自我解放为“不参政但支持认同董总理念和诉求的政党”的时候了。

我也认为,董总既然不参政,就必须依靠政党来实现诉求,在即将来临的第十三届全国大选中,必须依据目前的政治局势和民心取向在国阵和民联之间作一选择。我认为,国阵已经连续执政了十二届,董总的问题和华教的节节败退,特别是即将实行的《2013-2025年教育发展大蓝图》给华小带来彻底变质的危机,基本上就是国阵造成的,我个人看不出还有继续支持国阵的任何理由;反观民联,从它所发表的“民联政纲(教育)”看来,它起码是准备承认独中统考文凭的,独中统考文凭一旦受承认,华教就会出现一道新的曙光。

因此,我呼吁在 阁下领导下的董总,能够像反公害的《绿色盛会》主席黄德那样,在即将到来的大选前,公开表态支持民联。这是百年不遇的机会,也可能是华教存亡的最后关键时刻,董总必须俯顺民意,坚决把希望寄托在民联;而且立场必须要鲜明,行动必须要快速,最好在国会解散以前就高调的公开宣布支持民联。除非国阵政府在董总还没有作这项公开表态之前,已以书面文件保证实现董总有关华教的所有新旧诉求。我尤其要告诫董总的领导层,不要再相信来自任何政党的口头承诺,特别是任何高官可能在即将到来的《董总217新年大团拜》上作出的任何口头承诺,因为过去的惨痛教训提醒我们,即使是白纸黑字的法令都可以随意修改,所谓的口头承诺还可以相信吗?

我认为,作为华教代表机构的董总在适当的时候对政党表态,是一项民主国家的政治权利,也是一项政治义务,特别是在国家面临历史转折点的这个关键时刻,董总必须把新的希望寄托在具有强大民意的民联,让没完没了的华教问题取得新的突破,让华教起死回生,即使押错注,也是华社的意愿,不成功,就成仁,历史将会对我们公平。

我再次重申,我过去和现在都是董总的强力支持者,至于以后是不是,那就要看在 阁下领导下的董总是否还有勇气和魄力回应我的这项呼吁。我必须说,我虽然单枪匹马给董总写这封信,但所代表的背后那股强大的民意,应该是有目共睹的。

华社对华教问题实在已经太累了,大家已别无所求,只希望作为华教总代表机构的董总,能在这个历史关键时刻,有所作为,及时行动,就这样而已。

谢谢。

董总的强力支持者:
黄士春谨启

2013年2月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