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May, 2013

纳吉和总警长的选前谈话令人担忧

Wednesday, May 8th, 2013

纳吉和总警长的选前谈话令人担忧

黄士春

看守政府首相纳吉说:“国阵可夺三分二,选後不会乱”;总警长依斯迈则说:“败选勿上街示威”。

如果将他们的谈话联合起来解读,会引发人们的遐思。纳吉在这个时候,突然会信心满满的说“国阵可夺三分二”,席位比五年前308惨败那年还要多。

我的智商比纳吉低,也没做过首相,无法想象他凭什么以及根据什么会预测国阵的成绩会比上次更好,好到可以重回三分二的高水平。我除了预祝国阵如首相预测般“胜利”,也想大胆的进一步想象纳吉的这项预测。

我认为,作为一个执政党的看守首相,纳吉不但而且必须说这种话,才能激励国阵的士气。难道我们还期望纳吉在选前两天说,“糟透了,选情真的对我们不利,我怕我们会比308时输得更惨”吗?你以为纳吉不知道在整个竞选运动中,国阵一直处在挨打状态吗?难道他不知道不论从声势、规模和频率的任何角度来看,都已是民联的天下了吗?难道他没听到“五月五换政府”的口号已在全国各地响彻云霄了吗?但他仍然那么充满信心,一幅整个手握最后王牌稳操胜券的神态。

这种神态和这类谈话,让人产生太多的联想:什么数以百万计的外劳选票、一班机一班机的空运入口“选民”、军警预投票、海外选民票、选民调动、票箱处理、大量滥用他人身份证作投票用途等虚虚实实的问题,都开始一一浮现,难道这些都是所谓的最后杀手锏?我是个良好公民,一直都听警方的劝告:不随便猜测。

总警长的“败选勿上街示威”谈话,原是身为总警长的伊斯迈应该说的职责性应景话。马来西亚人一向都是非常爱好和平的,过去的十二届大选就是很好的证明,即使是1969年大选后的“513”事件,几十年之后,历史学者都已结论为巫统的内部政变手段。谁会那么得空上街示威?除非(只是除非)原本爱好和平的人民已愤怒到极点,极点到非上街示威不可的地步。在本届大选的情况,大家可以提早研究一下,到底会有那些因素足以导致“人民愤怒到极点”?例如,有关方面最后使出预设的阴招,以阴招赢得了明招无法赢得的大选,致使选民完全无法接受大选结果时,例如在整个竞选期间,民联的声势和受欢迎度足以让任何有理性的选民都认为变天在望的时候,突然因为最后的阴招杀手锏而无理败落到绝大多数选民都无法相信和接受的时候,可能就会发生总警长所规劝的那种事。

这是我将纳吉和总警长的两则新闻连读后,浮现的个人印象和忧虏。当然,我只是一大把年纪的一介草民,没有首相和总警长的智慧;我希望我的忧虏是多余的,因为马来西亚人都是爱好和平的,我以马来西亚为荣。(4.5.13 投票前夕)

亚逸淡区选民非读不可的一封信

Wednesday, May 8th, 2013

亚依淡区选民非读不可的一封信        

黄士春

敬爱的柔佛亚依淡区选民:

我是来自霹雳州的一个很普通的无党无派乐龄人士,大家对我应该是陌生的;我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吁请您必须支持民联属下伊斯兰党华裔候选人符芳侨?

我只有两个很简单的理由:

(1)   符芳侨是伊斯兰党支持者大会堂主席,也是该党派出的唯一既非穆斯林亦非党员的华裔国会候选人,这是一项突破性的创举,如果他成功胜出,将为马来西亚政坛史开辟新的篇章。符芳侨是一名基督教徒,因此,他不可能成为伊斯兰党的党员,他只是该党的一名支持者而已。伊斯兰党毅然派出一名既非穆斯林也不是党员的华裔参选,这在马来西亚政坛上是空前的创举,证明了伊斯兰党的宽容及它的理念是超宗教和超族群的。我深受感动,并认为这是马来西亚的新希望,象征着一个新纪元的开始。

(2)   如果符芳侨在大家的支持下中选,马来西亚将会出现一个真正不分种族和宗教的多元社会,这是一项深具历史意义的突破。

证明我们还是一个民主国家

我也想借这个机会,和您探讨为什么这届大选大家一定要支持民联候选人,我的看法如下:

(1)   我想从引用我在较早时发表过的“改朝换代还是再执政一百年?”(www.sinyatat.com/blog) 文中的一段开始: “一个国家的执政党可以连续执政超过56年而不轮替的国家,还称得上是民主国家吗?还符合民主国家的定义吗?一个民主国家的执政党可以连续执政超过半个世纪,到底是政府特别能干,能干到让人民忘了换政府这回事?还是人民特别愚蠢,愚蠢到不知道政府原来是可以换的?” 在马来西亚,国阵已执政超过半个世纪,也就是说自1957年独立以来,我国从来没有换过政府,为什么?难道真的是我们人民愚蠢到不知道政府可以换的吗?如果不是,那就坚决作一个历史性的决定,来个改朝换代吧!

(2)   民联已在上届大选在槟城,吉打,雪兰莪,吉兰丹和霹雳州(虽然霹雳州较后因议员跳槽而失去政权)五州执政,并交出了亮丽的政绩,证明民联有着更强的执政能力,只是没有取得中央政权,无从全面施展政绩。我认为,人民已在上届大选中给了民联半个机会,我们为什么不在这一届再把其余的半个机会补给民联?不是一个机会,只是半个机会而已啊。敬爱的亚依淡选民们:可以吗?

我对魏家祥的看法

我当然知道魏家祥一向在本区拥有强大实力,很多人也曾支持过他,并对他充满期望。在尊重您过去这项决定的同时,我认为魏家祥身为教育部副部长的表现,令您非常失望。作为一名华裔的副教育部长,我认为他必须对今日华教面临的所有困境甚至绝境负起全责。我甚至认为魏家祥不应该再出来竞选,因为,他在华教课题上辜负了马来西亚华人,特别是亚依淡区的选民。

如果您对魏家祥个人和他代表的政党还抱着希望的话,我希望您能再看清楚马来西亚的政治局势。马来西亚已进入了两线制准备改朝换代的时候,民联已具备了更好的条件取代连续执政超过半个世纪的国阵,我不过问您过去支持他的理由,但我会要求您,鉴于局势的发展和国家的需要,这次必须请您改投民联的票。因为在改朝换代的年代,个人是没有力量的,应该给新的民联一个上台的机会,让马来西亚重新出发。

这次大选是一个天堂与地狱的选择

我也希望在结束这封简短的告选民书之前,再引用我在面子书上的一段话:“马来西亚原是天堂,却被魔鬼管了半个世纪,成了半个地狱;如果再不觉醒,天堂将变地狱。第13届大选,就是天堂与地狱之间的选择”。

因此,请允许我再次吁请亚依淡的选民创造历史,把一个华裔伊斯兰党候选人符芳侨送进国会,让马来西亚再没有种族宗教之分,坚决恢复马来西亚原有的天堂地位。

再感谢您耐心的读完这封信,如果您认为我的看法还值得让更多亲友知道,欢迎您复印广传。谢谢。 

诚恳吁请您敢敢创造历史的

黄士春敬启(www.facebook.com/wong.s.choon; www.sinyatat.com/blog)

201353

改朝换代进行曲

Wednesday, May 8th, 2013

改朝换代进行曲

黄士春改编自“义勇军进行曲”

起来!已经觉醒的人们,

把我们的选票,集中投给新的民联!

马来西亚到了最危险的时候,

每个人都被迫发出最后的吼声,

起来!起来!起来!

我们万众一心,

朝着改朝换代,前进!

朝着改朝换代,前进!前进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