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朱玉叶奸杀案

我看朱玉叶奸杀案

黄士春

从媒体报道有关朱玉叶的案情看来,我认为导致被告被判不需答辩而无罪释放,主控官必须负上主要的责任。

根据我采访刑事审讯案件十多年所得的经验,整个案件的关键取决于凶手身份的确定。在朱玉叶一案,明显的是一宗奸杀案,很可能还是轮奸后杀害。主控官应该从一开始就要警惕自己,万一不能确定凶手身份的时候,他必须为本身加设一道安全网,即在控状中提控被告伙其他人联合致死死者,只要在控状上加上“伙同一名或多名仍然在逃者”,就有很高的机会将被告定罪;因为,当一伙人联合谋杀一人时,即使只是一个人动手杀人,其他在场的全体伙同者都会同样有罪,当然也包括案中的唯一被告。但主控官只是提控被告一人,而且明知很难证明被告就是凶手,被告的身份稍有模糊,就会产生疑点,而在刑事案的情况,这疑点的利益是归被告的。

其实,即使主控官当初没有想到设安全网的问题,他还是有机会在审案中途补救的。例如,根据报道,化验师的报告已显示死者私处另有一男子的精液,他就应该机警地在审讯中途依据审讯程序的有关条文申请修改控状,即将控状改为指被告伙同其他一名或多名仍然在逃者,联合谋杀死者。如果主控官有这样做的话,法官就未必会作出这样的判决。(26.6.2013)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