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August, 2013

哀华教

Tuesday, August 27th, 2013

哀华教

黄士春

封棺前夕耍身段

大限来时各自飞

华教踏上黄泉路

千古罪人题名时

(27.8.2013)

华教的封棺日期?

Friday, August 23rd, 2013

华教的封棺日期?

黄士春

根据昨(21)晚第八台报道,副首相兼教育部长丹斯里慕尤丁将于下(9)5(希望没有听错日期)正式推介《2013-2025年教育发展大蓝图》;也就是说,正式推介日期距今只有两个星期,华教就要进入一个空前浩劫的时期,而我们的华社似乎还是无动于衷,不知华教的大难将至似的,不是继续在吵,就是在做着一些已经无关痛痒、远水救不了近火的签名运动。。。

我早在今年初就写过一篇题为“灰色的教育大蓝图”(已收入大将书局出版的专书),我现在虽然已经没有必要再写一篇“红色的教育大蓝图”(红色是危险的讯号),但个人对华教前途的关切有增无减,并强烈认为,如果华社不在这非常有限的两个星期内作出一些足以让当局关切的大动作,我想,95日就是华教的封棺日,我们每一个华裔势将负上不能及时改变教育大蓝图而愧对后代的后果,特别是下列几个被认为比较有代表性的相关团体:董总,教总,华总,总商会,校长职工会及家总。

我人微言轻,但自认不是一个很笨的人,我认为最後一分钟的拯救行动,不是不可能,问题是上述六个单位,能不能在这历史关键时刻,回归冷静和理智,联手出击。我必须强调“联手出击”,如果无法联手,当然就谈不上出击,大家就眼巴巴的等着封棺吧。至于如何“联手出击”,法律常识告诉我:这里不是透露的地方,我只能说,这种事,在现阶段只能口头传达,不能诉诸文字。如果上述任何被点名的团体有意听听我这老朽的,欢迎他们尽早主动联络我。时间已经对我们非常不利,大限一到,神仙难救。如果这六个单位都因为看不起老朽而不肖和我联络的话,我只有把我准备要传达给他们的“联手出击”想法,在我日後可能出版的回忆录中告诉大家,算是尽了我作为一名华裔的责任。

我也知道,以目前的情势看,我这篇短文将会白写的,但因为我是华裔,大蓝图的实施发生在我这个年代,我必须在这个时刻做好我的本份,为日後面对子孙的责难做好个人的答辩准备。当连我这个普通华裔都在作这样的准备的时候,上述六个单位的领导人,特别是董总,肯定需要准备更强更长的辩词来向我们的後代交代,因为你们没有及时设法尽一切努力去改变教育大蓝图的实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