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January, 2014

生日感言

Monday, January 6th, 2014

生日感言

黄士春

今天是我的73岁生日。

我感谢母亲的十月怀胎,在73年前在怡保附近的一间河边农舍把我生下,然后和父亲联手将我养育成人,还活了这把年纪。

回顾了这73年,有点感慨。

我庆幸能够在当年的环境下,华校高中毕业,同时考获英文剑桥文凭,这就是我的最高学历。

我没有遗憾未上过大学,但我会为自己这辈子作出一些大学生、学士、硕士、甚至博士,律师做不来的一些事,反而啊Q`的以没有上过大学为“荣”。如果还有一点引以为荣的话,那就是以一个穷记者和一个法律翻译匠的背景,培养了五个留学英美的孩子,包括了医生,精算师,硕士,学士。

我投身报界25年,在南洋商报巅峰状态时,以职工会主席的身份为同事们争取了华文报业史上的五天制和大幅度调薪后自动离开。有人说,如果当年南洋商报能把我留下,今天的南洋商报可能不必会落入星洲日报的手,华文报界今天或许还会看到竞争的蓝天,我知道这是对我的过度褒奖。

我开始投入另一项更具挑战性的领域,单人匹马投入翻译和出版《马来西亚华文法律翻译丛书》,打着“我们的理想是:以最实际的行动提倡华文的实用价值;我们的目标是:在最短的时间内,提升及普及华人社会对马来西亚基本法律的认识”。这一干就是30年,虽然基本上达到了让成千上万的马来西亚华裔知道法律是怎么一回事,但在700多条的马来西亚法令面前,这25本的丛书,其实只是一个开端。事实证明,这是理想,这个目标,无法由我一个人去完成。我原来投入了一项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大尝试,因为至今都似乎后继无人,华社华教界仍然还没有发觉这是一项真正的民族事业,是马来西亚华教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由于进出法庭多年和对法律的一些认识,加上当年当记者的那份正义感,让我这辈子有机会打过四场全赢的官司,起诉过自己在职时的经理、千万富豪、矿家,还有张晓卿属下的星洲日报。

总的来说,自己这辈子实在没什么大不了,记忆中只拿过两个冠军,一是高三时全校作文比赛冠军,二是英国广播公司主办的世界性华文作文比赛冠军,夫妇受邀访问英国。

我没有学术资格,甚至连假博士都没有,竟曾以专家身份受中国南开大学邀请进行学术访问,马来西亚公司委员会邀请出任公司董事培训课程第一位华语讲师,美国政府聘请当翻译官八年,专门从事中国法律的英译。

我生平最骄傲的一件事,可能是因为政府认为我学生时代有左底,要我立即离开当年的日间师训,让我这辈子丛事文字工作,也让我有机会可以文字当子弹救活一些该救的机构和一些该救的人。

除此之外,我实在找不到还有什么可以自我陶醉的,所以我至今只为大家出书,从未为自己出书,虽然这辈子有好些事自认还是可以整理后出书的。

如果要在这个时候要为自己来个暂结,我会骄傲的自认:我这辈子是人家欠我的比我欠人家的多,社会国家欠我的也比我欠社会国家的多,夫复何求?

要吗就像年轻人那样依俗来个73岁生日16字愿望自勉:马年伊始,恢复健康,快马加鞭,以退为进!(201416日,怡保美露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