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August, 2014

致骇客书

Thursday, August 21st, 2014

致骇客书

不知名的骇客:

这是我自翻译和出版《2014年货物及服务税法令》(俗称“消费税GST法令”) 一个月以来,你对我黄士春和我的 <信雅达法律翻译出版社> 电邮进行的第二次入侵破坏。我无法理解为什么你要这样残忍的对待一个从退休中“请假”回来为华社翻译和出版这条影响全民的新法令的老头。

我不想追究你为何要那么忍心。我首先必须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这本“消费税法令”卖得并不理想,因为马来西亚华人社会,基本上是一个不看书的商业社会,他们甚至连影响每一个人包括他/她自己的法令,也不想去了解,只是盲目的去上课,去听一些所谓专业人士的胡扯,也不亲自把整本法令读一回。

你对这个好消息一定感到很窝心,因为你深怕我的书卖得很好,发了。我知道,如果你早知道这个“好”消息,你也不会一而再的破坏我的电邮,瘫痪我在网络上的一点小买卖。

你第一次骇我的私人电邮,害我折腾了好几天,终于修复了,改用出版社的电邮,结果还是在一个月内再受到你的第二次破坏,我又开始烦了,这是你最喜欢看到的。

我黄士春生平不树敌,但偏偏树了不少罪恶之敌;能与罪恶为敌,也是我生平最感骄傲的一件事。

如果我们之间的敌意是这样树立的,那是很不幸的一件事。我没有时间和精力再和你纠缠,如果你对我的出版系列感到很不自在,心理很不平衡,其实,也没有必要出这阴招。你能骇人家的电邮,证明你不是废人,如果你能站出来,告诉我,你很想我这套法律丛书,那就拿去吧。条件是:你必须要有本事继承和发扬我当年成立这个翻译出版社的理念:“以最实际的行动,提倡华文的实用价值;在最短的时间内,提升及普及华人社会对马来西亚基本法律的认识”。

因为你的第二次侵骇行动,我现在又要烦上好几天去找人修补了,这是你最乐意看到的。你既然有这样的心理满足,那我就顺便为你重复我在《2014年货物及服务税法令》这本新书的“译序与告别”,如果你知道了这是我翻译和出版的最後一本译作,你一定会乐上加乐。

译序与告别

黄士春

说我退休也罢,灰心也好,我已经整四年没有再翻译和出版新法令了,这本《2014年货物及服务税法令》的翻译和出版,是有点不寻常的,甚至可以说我是从退休中请假回来专为看不懂立法原文的华裔同胞翻译和出版的,因为至目前为止,据了解,整个华社对这条将影响全民的新法令了解得非常有限,即使上过相关课程的人,也只知道一点皮毛而已,唯一的原因就是手上没有法令全文的译文参考。我甚至觉得这几个月来,整个华社都在等着我的翻译,我有责任重出江湖,好让大家有机会了解这条已定在2015年4月1日开始生效的法令到底怎样影响每一个人。

我还是将此书列入《马来西亚华文法律翻译丛书》的第26本译著,它可能也是整个系列的最後一本。果真如此的话,那将是我从1983年开始从事马来西亚法律/令的翻译和出版以来,对自己和华社的最大失望;因为,直至我退休,仍然没有机构愿意继承这项工作,更谈不上发扬光大。我虽然最近列举了245条急需翻译和出版的法令,并呼吁成立和筹募《马来西亚法律翻译出版基金》,由我负责培训接班人,但最後都由失望到绝望告终,甚至没有一家华文媒体乐意刊出有关信息;华社既然满足现状、不想提升整个族群的法律认知,我又何必再为华社血压飙升?

我今年已73岁,该做的都做了,也该轮到我下岗了吧。因此,我会在这条新法令实施之前,正式结束我为期30多年的法律翻译及出版生涯;除非再度出现诸如本法令那样影响整个华社的新法令而非要我再度自愿及自动请缨。

再感谢这些年来支持我这套法律丛书的知音,特别是多年来一直为我这套丛书写序的退休上诉庭法官拿督威拉刘国民。         (2014年7月,怡保美露谷)

 

被你连骇两次的

黄士春上

21.8.2014

译序与告别

Thursday, August 21st, 2014

译序与告别

黄士春

说我退休也罢,灰心也好,我已经整四年没有再翻译和出版新法令了,这本《2014年货物及服务税法令》的翻译和出版,是有点不寻常的,甚至可以说我是从退休中请假回来专为看不懂立法原文的华裔同胞翻译和出版的,因为至目前为止,据了解,整个华社对这条将影响全民的新法令了解得非常有限,即使上过相关课程的人,也只知道一点皮毛而已,唯一的原因就是手上没有法令全文的译文参考。我甚至觉得这几个月来,整个华社都在等着我的翻译,我有责任重出江湖,好让大家有机会了解这条已定在2015年4月1日开始生效的法令到底怎样影响每一个人。

我还是将此书列入《马来西亚华文法律翻译丛书》的第26本译著,它可能也是整个系列的最後一本。果真如此的话,那将是我从1983年开始从事马来西亚法律/令的翻译和出版以来,对自己和华社的最大失望;因为,直至我退休,仍然没有机构愿意继承这项工作,更谈不上发扬光大。我虽然最近列举了245条急需翻译和出版的法令,并呼吁成立和筹募《马来西亚法律翻译出版基金》,由我负责培训接班人,但最後都由失望到绝望告终,甚至没有一家华文媒体乐意刊出有关信息;华社既然满足现状、不想提升整个族群的法律认知,我又何必再为华社血压飙升?

我今年已73岁,该做的都做了,也该轮到我下岗了吧。因此,我会在这条新法令实施之前,正式结束我为期30多年的法律翻译及出版生涯;除非再度出现诸如本法令那样影响整个华社的新法令而非要我再度自愿及自动请缨。

再感谢这些年来支持我这套法律丛书的知音,特别是多年来一直为我这套丛书写序的退休上诉庭法官拿督威拉刘国民。

                                                                                                    (2014年7月,怡保美露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