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Uncategorized’ Category

欠债不还也还有“公道”可讨吗?

Wednesday, July 15th, 2015

欠债不还也还有“公道”可讨吗?

–反澄清陈凯希太太陈秀英对欠翻译费不还的“澄清”

黄士春

 1.       首先我得感谢欠我一万令吉法律翻译费15年不还的陈凯希,利用他的妻子陈秀英的80岁寿宴,代他“澄清”欠我的翻译费这回事;一夜之间,把我带上了今天各华文报,成立红人,其中星洲日报还放在头条,完全掩盖了他的爱妻陈秀英的生日温馨场面和捐款新闻。

2.       陈凯希利用为妻祝寿的场合,在众多海内外陈家後代面前“澄清”一件那么不光彩的事,有找错场合吗?这不等于告诉他的後代原来他两夫妇是靠赖帐起家的?

3.       我也实在很可怜陈凯希,一个亿万富豪欠我一笔翻译费15年不还,在我近来陆续在面书 (www.facebook.com/wong.s.choon) 揭发他的丑行後,终于按耐不住,上演了一套现代“花木兰代父从军”的闹剧,不过,剧情有变,不是“代父从军”,而是“代夫从军”。一个大男人兼上市公司的董事经理及马中友协秘书长,竟然连“一人做事人一人当”都做不到,要妻子来代丈夫“澄清”讨公道,陈凯希的男人尊严去了哪里?

4.       我在面书已不止一次的挑战陈凯希,如果他认为他欠我翻译费的问题不存在,那他应该立即起诉我毁谤,何必那么婆妈通过自己的老婆来讨公道?可惜,陈凯希就是不敢起诉我,因为他知道我必定会在法庭全盘托出,他就会再丢脸一次。

5.       好了,既然陈凯希嫌在面书出丑还不够,才几千人看到,而选择放大到各华文报,让几百万人看到他欠我翻译费15年不还,那我就唯有陪他玩大一点。并希望曾刊登过陈秀英代夫“澄清”新闻的各华文报,能够给我同等的机会见报。

以下是我对陈凯希太太在·报上“澄清”的反澄清和事实真相

我在法庭采访多年,听过很多无奇不有的贼道理,在商场上也听过很多千奇百怪的赖帐道理,都是振振有词的,但都比不上陈凯希通过太太为他澄清赖帐的那番赖帐道理来得新鲜。要讨公道的为什么不是一个被欠帐15年的人,反而而是赖帐的人?就因为赖帐的有钱有势,讲话就会有人听?

我必须首先澄清,陈凯希欠我的翻译费和海鸥代理我介绍的美国产品完全是两回事,陈凯希通过太太故意把两者混为一谈,已企图给人一个印象,以为我是那么不讲原则的人。我完全有权保留法律起诉权利。

现在就让我把事实简略的托出:

陈凯希欠我这笔翻译费是怎样来的?

2000年1月1日,陈凯希在吉隆坡一酒店宴请两千左翼人士,庆祝21世纪的降临。3个月後,吉隆坡著名绘测师已故黄文界写了一篇长达两万字的长文,在星洲日报的副刊分三期刊出,强烈影射陈凯希是劳工党的莱特,并讽刺陈凯希在太阳大厦开的夜总会内搞“妇运”。陈凯希对我说,他要起诉黄文界毁谤,我说如果他要起诉,我可以帮忙,包括将原文译成英文和找律师做准备起诉工作,但我只是说可以帮忙,从来就没说过可以义务翻译,因为陈凯希也知道我是专业的法律翻译兼出版人,翻译是我的生计,怎么可以“义务”?正如海鸥是卖灵芝酒的,我光顾他的灵芝酒,当然要付钱那样。我当时没有开价给他,是因为当时大家都还不知道案件会如何发展以及还有多少文件需要翻译,也就意味着事後才来总结的意思,这是大家都可以理解的。这正如一个律师朋友告诉你,这件事我可以帮你,但“帮你”肯定不是指义务“帮你”同样的道理,总是有帐要结的。

陈凯希听到我的献议,立即和太太陈秀英专程赶来怡保我家见我,我也约了我的怡保律师骆宝胜(已故)一起来我家谈商案情,由于骆宝胜不谙中文,我另外再邀请当时在新山的退休法官余振成律师,然後就开始我的翻译和相关的搜证工作,两个律师也都给了书面法律意见。後来,陈凯希发觉黄文界的长文是登在副刊,不是新闻版,看到的人不多,对生意影响不大,没有影响他在左派的声誉,就突然放弃起诉,事後几个月,只付了三千令吉给新山的余振成,因为余振成还有利用价值,可能我和骆宝胜律师再也没有利用价值,所以,我较後开出的翻译费收单一万令吉及怡保骆宝胜律师的六千令吉律师费,至今至今都分文未付。骆宝胜的情况而更遭,当他卧病在床成为半个植物人时,我还特地提醒陈凯希希望他能还他那笔律师费,但陈凯希还是见死不救。

所以,陈秀英说当时给了五千令吉的律师费,完全是捏造的。事实上是,只给了余振成三千令吉,那张支票还是陈凯希叫我填上,在陈凯希面前交给余振成的;我当时也感到有点不解,为什么他当时没有同时把我的翻译费和骆宝胜的律师费一起开支票结清,可能是因为他当时手紧吧,我们既然熟络,就给他一点时间吧。

我必须强调的是:15年前,当陈凯希和他的太太陈秀英到我家谈商起诉事宜时,我和陈凯希和骆宝胜律师三人是坐在我的公寓外对着高尔夫球场的两张长凳商谈,陈秀英和我老婆则在客厅闲聊,因此,陈秀英根本没有参与讨论,也无从知悉我们的谈话内容。在我日後和陈凯希交往谈案件过程中,也从来没有在场;因此,很多事她根本不知道,所以,在她的所谓“澄清”中,指我当时说是义务翻译的,也全是骗话,目的是要制造欠帐不还的借口。

没想到的是,陈凯希竟会打了斋不要和尚,连打斋费都欠我们15年。这些年来,我断断续续的以传真及挂号信方式向他催收,但却一直没有获得任何回应,完全不理不睬。我还记得约在5-6年前吉隆坡书展期间,特地到巴生海鸥总部,希望能够见到他的太太陈秀英反映这件事。岂料,接待员将我的名片交到当时正在楼上办公的陈秀英後,她竟拒绝见我,说去了吉隆坡来打发我。这是我给陈家的最後一个机会,回来之後,我写上一封信给当时的中国驻马大使,告诉他身为马中友协秘书长的陈凯希,原来是一个连翻译费都欠的人。

我近来看到陈凯希频频在报上做“慈善”,还说什么裸捐那么伟大,不得不在自己的面书告诉我的面友,陈凯希正拿着欠我的翻译费去做慈善。我甚至怀疑,陈凯希这几年来动不动就大手笔捐钱,在一定程度上就是在回应欠我的翻译费,意思就是说,老子有钱,就是不还你!也好,如果陈凯希真的动不动就捐钱做善事是在做给我看,我也算是间接惠益了一些社团学校,未尝不是好事。

关于海鸥代理我介绍的美国专利产品团粒水一事

陈凯希的太太陈秀英恶意的把陈凯希欠我的翻译费和我介绍的美国产品混为一谈,我必须在此把真相告诉大家。

我应该说,我基本上不是一个生意人,也没有像陈秀英所说的,介绍其他产品给海鸥,我只是在1998年和1999年期间前往美国看孩子时,在偶然的机会签到一张美国专利产品团粒水(Cluster Water)马来西亚及新加坡的总经销合约,回来之後找海鸥的陈凯希总代理,经过谈商,成功在1999年签约,我也是签约三造的其中一人。当时的海鸥直销正处在不生不死的状态,传销商几乎已散到七七八八,海鸥就希望利用这个崭新的产品打翻身战,先在马六甲重新召集全国传销商介绍这个新产品,较後还请来美国总公司的代表和团粒水的研发人亲自到吉隆坡举行产品推介礼。起初,销路卖得很不错,後来因为大股东兄弟闹翻,发生内部纠纷,导致海鸥业务一落千丈,产品都卖不出,连我的团粒水也同样遭殃; 结果,海鸥只依据合约进过两次货,就开始毁约,如果真的如陈秀英所说的,害海鸥亏了几十万,那是因为海鸥内部有问题导致的。陈凯希和陈秀英可能都忘了,根据合约,海鸥必须按合约规定定时进货,一旦毁约,赔偿是超过一百万美金的,也就是几百万马币。陈凯希夫妇也可能到现在还不知道,美国总公司一直要起诉海鸥毁约,还是由我从中劝解,说陈凯希是我的朋友,我不希望朋友在落难时要为生意对簿公堂;後来,美国方面听了我的,放弃起诉,也就是说,我已私下替海鸥省回几百万的赔偿费,他们会感恩吗?

因此,陈秀英在陈凯希的“澄清”中,故意将我的翻译费和代理美国产品扯在一起,是非常恶意的。事实上是,代理美国产品的合约早在1999年已签定,而黄文界影射陈凯希是劳工党莱特的文章翻译工作,则是2000年的事,怎么可以混为一谈?合约原文和整公斤重的的翻译工作记录都在我手上,如果陈凯希夫妇认为有必要,欢迎他们再上来怡保再亲眼看个清楚,文件和事实都会说话的,也就是最好的“澄清”。

这就是我的反澄清,希望大家看到起码的真相。我一直没有在面书提及这些细节,完全是为了顾及陈凯希的颜面,我现在是被逼道出真相。我一直要追收这笔帐,也是要为我已故的律师骆宝胜讨回个公道。

在我结束本文之前,让我再吁请陈凯希和/或他的太太陈秀英,如果他们认为我在面书爆陈凯希欠我翻译费15年不还并非事实,他和她再也不必那么婆妈,就请直接起诉我毁谤吧;如果不敢起诉,那就是默认,默认就必须还我黄士春一万令吉的翻译费加15年的利息。

我这次在面书揭穿陈凯希欠我翻译费不还,除了要暴露一个一万富豪如何欺负一个小记者之外,就是要证明一点:一个人有了钱未必就能大到完,公理和公义都不是钱可以买得到的;一个身有屎的人,即使不断的把满手的鲜花送出去,身上的屎臭也是会随鲜花一起送出去的。

黄士春

13.7.2015

 

华社频频筹款达标甚至超标,是好事吗?

Wednesday, October 8th, 2014

《老言无忌》华社频频筹款达标甚至超标,是好事吗?

马来西亚华人社会热心公益是好事,也是好传统,充分发挥了我华人自力更生的群体力量,也让我们引以为豪;特别是近年来,翻开报纸,尤其是地方版,几乎天天都出现筹款的新闻,不是学校、就是华团、庙堂、慈善团体。。。给人两个相对的印象:华人团体很穷,华人社会很富有;很穷,所以要筹款;很富有,所以捐钱的人很多。

其实,华人社会并不富有,而是华人社会的慷慨,动辄自力更生靠自己。从政治和策略的角度看,我不认为全对,很多筹款的目标和发展项目,本来就是政府的责任,可是,基于我华人政治力度的偏弱,政治人物腰力不足,该由政府负责出资的,没有争取,或争取不力,到头来又被逼向自己族群要钱。华人已够辛苦,到头来,却给人家一个这样的印象:华人很富有!不信你看,一个个筹款计划不都几乎达标?甚至超标?换来大家那股虚无缥缈的自豪感。

老言无忌,很多人都不会想到的是,这个印象会长期传达一个错误的信息:华人社会很有钱,不必扶助,凡事他们自己会搞掂。这种印象的后遗症,甚至还会影响新法令的起草和执行,特别是有关财务和税务方面的。

如果大家想通了这点,华社的很多发展项目,其实就是政府的责任,为什么有关单位的领导人不向政府反映?不提出申请?不进行大家都熟悉的所谓“争取”?我们的政治代表人物去了哪里?

我不是要泼冷水,我认为这是策略问题,没有策略,永远都居下风。我很为报上频密的筹款新闻感到不安,我甚至呼吁华社华团华教不要动辄筹款,让华人社会喘一口气,沉淀一下思维。整个华社其实已经很穷,必须把实情向政府反映,华人社会的确已经太沉重,为什么就不学学人家,向政府要钱,不停的向政府要钱?即使要不到,也反映一个信息,也要让它知道;为什么一定要自力更生?一定要拿苦来辛?

 

金婚感言

Thursday, September 4th, 2014

金婚感言

黄士春

今天是国庆日,也是50年前的今天,我和吴小燕结婚的金婚纪念日!

当年我们选国庆日结婚,除了不会忘记日期,就是不必自己庆祝,全国的人都在放假为我们庆祝!即使是所谓的金婚纪念,也不例外。

50年,漫长的50年,一幌就过去了,还像是昨天的事!

我生平无大志,23岁就结婚了。她比我小一岁,当时好像没人好嫁,嫁给我这个新入行的穷记者,辛苦了50年,也穷了50年。

50年的婚姻经营,甜酸苦辣,五味杂陈,低潮中有高潮,高潮中也有低潮;整个过程,就是一个既挑战又接受挑战的生活与生命过程。

50年的回顾,即使不至于不堪回首话当年,也难免感概万千。

对,就是1964年8月31日的同一个国庆日,迎亲那天,浩浩荡荡的朋友迎亲车队,还有早年的喜庆喇叭乐队带头,虽然土了一点,其实是在告诉别人,今天轮到我做新郎哥!

一天的新郎哥,换来一世老婆奴,半世儿女债。原来,身为马来西亚华人,结婚不难,养儿育女才难,教育问题尤其要命。

老婆为我生下一男四女,为了弥补我两夫妇没有上过大学的遗憾,我们的唯一也是最大的挑战,就是如何确保五个孩子都能上大学。

我们接受了这个挑战,也不知道从哪来的勇气,一个小记者会又能有多大的勇气?

我到现在都没有答案,五个孩子就这样莫名其妙的一个个送到英国和美国上大学。

勇气来自对我国教育政策偏差的最大抗议,勇气也来自不求华基执政党的大官爷也能照样上外国大学的决心。

我把最宝贵的25年青春卖了给当年服务的报馆。进入80年代,当我发觉我们的老大和老二在美国和英国上大学的每个月开销是六千令吉,而我作为一州的采访主任月薪只有两千的时候,我认定报馆已经养我不起,我必须结束报界生涯,赚一点人家无法赚的辛苦钱,只身投入最冷门的法律翻译和出版,老婆就是我的唯一股东和助理。

我没有必要告诉人家,我们夫妇是怎样熬过五个孩子都在外国大学毕业这一关,总之,出尽法宝拼到尽就是。最坏的时候,也就是再也没什么可卖没什么人可求的时候,连自己的采访主任也卖掉,换取25年服务的一笔抚恤金,还够顶上一年半载的学费。

记得当年的一个夏天,当在英国念医科的儿子暑假回来,九月的学费完全没有着落,心一横,我的法律翻译丛书就来个整套半价出售,又过一关。

就在山穷水尽的80年代末,美国政府来马来西亚公开招聘中译英人员在海外工作,经过笔试和口试,当天就被录取了,却要等上整年的背景调查。就这样,我举家离开马来西亚,开始八年的海外翻译生涯,加上老婆在当地的一点小生意,五个孩子的海外大学教育挑战,总算在惊涛骇浪中陆续完成;责任完了,也了却了我俩未上过大学的遗憾。

回头看看,突然发觉,这是千万富翁孩子的教育方式。我还发觉,当年出高利向他换支票应急的高利贷朋友,他的孩子也不过是在本地一间学院升学而已!难怪当年有人对我的儿子说:“你老爸一定是疯了!”其实他应该是说“你老爸和老妈一定是疯了!”因为,在整个拼搏中,老婆比我更辛苦,更担当,又何止毛泽东所说的“妇女能顶半边天”?

回想过去的50年,夫妇还是有苦中作乐的。例如1977年,当我有幸获得英国广播电台为庆祝英女王登基银禧纪念而主办的全球中文作文比赛冠军,夫妇受邀访问英国一星期的全程吃喝玩乐,再自费游欧洲,该是我们分享的其中一段最快乐时光。

近年来,老婆逐渐从生活战线退下,开始找回自己的一点爱好,先是勤练古筝,也考到了上海音乐学院什么级文凭的;几年後,发觉年龄是古筝的最大克星,手指开始不听话,又开始听到她的歌声,也看到她为一些弱势团体编导舞蹈,总算捡回一点属于自己的东西。

我还是老样子,老到快要有点不像人样了,都没有什么新突破,还不是开头的那句:生平无大志,只求尽责,不求有功。50年来,算是尽了对老婆孩子的责任,还能留下26本自己的心血文字,虽然谈不上像前苏联作家奥斯特洛夫斯基在他的“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书中 (大意) 所说的:“人生最美好的,就是在你往生後,仍然可以你生前所作的一切,继续为人类服务”,但凭这股激励,丰富了我过去的73年。

今天是我两夫妇金婚的日子,往事并不如烟,这辈子能和老婆生活半个世纪,可真不简单,值得写几个字怀念和自我满足一下。至于庆祝什么的,还是老规矩,免了。婚姻本来就是两个人的事,何必再惊动亲朋戚友?更何况全国已在放假为我们庆祝,全世界的面友都看到我的帖文!

我将会在今天这个金婚纪念日的大清早,和老伴及唯一回马的女儿进入深山,回归自然一天一夜,在没有手机线路和 wifi 的原始森林渡过这个意义深长的日子。

这就是自我陶醉的金婚纪念感言,但愿:夕阳无限好,尚未近黄昏!

(2014年8月31日,怡保美露谷)

致骇客书

Thursday, August 21st, 2014

致骇客书

不知名的骇客:

这是我自翻译和出版《2014年货物及服务税法令》(俗称“消费税GST法令”) 一个月以来,你对我黄士春和我的 <信雅达法律翻译出版社> 电邮进行的第二次入侵破坏。我无法理解为什么你要这样残忍的对待一个从退休中“请假”回来为华社翻译和出版这条影响全民的新法令的老头。

我不想追究你为何要那么忍心。我首先必须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这本“消费税法令”卖得并不理想,因为马来西亚华人社会,基本上是一个不看书的商业社会,他们甚至连影响每一个人包括他/她自己的法令,也不想去了解,只是盲目的去上课,去听一些所谓专业人士的胡扯,也不亲自把整本法令读一回。

你对这个好消息一定感到很窝心,因为你深怕我的书卖得很好,发了。我知道,如果你早知道这个“好”消息,你也不会一而再的破坏我的电邮,瘫痪我在网络上的一点小买卖。

你第一次骇我的私人电邮,害我折腾了好几天,终于修复了,改用出版社的电邮,结果还是在一个月内再受到你的第二次破坏,我又开始烦了,这是你最喜欢看到的。

我黄士春生平不树敌,但偏偏树了不少罪恶之敌;能与罪恶为敌,也是我生平最感骄傲的一件事。

如果我们之间的敌意是这样树立的,那是很不幸的一件事。我没有时间和精力再和你纠缠,如果你对我的出版系列感到很不自在,心理很不平衡,其实,也没有必要出这阴招。你能骇人家的电邮,证明你不是废人,如果你能站出来,告诉我,你很想我这套法律丛书,那就拿去吧。条件是:你必须要有本事继承和发扬我当年成立这个翻译出版社的理念:“以最实际的行动,提倡华文的实用价值;在最短的时间内,提升及普及华人社会对马来西亚基本法律的认识”。

因为你的第二次侵骇行动,我现在又要烦上好几天去找人修补了,这是你最乐意看到的。你既然有这样的心理满足,那我就顺便为你重复我在《2014年货物及服务税法令》这本新书的“译序与告别”,如果你知道了这是我翻译和出版的最後一本译作,你一定会乐上加乐。

译序与告别

黄士春

说我退休也罢,灰心也好,我已经整四年没有再翻译和出版新法令了,这本《2014年货物及服务税法令》的翻译和出版,是有点不寻常的,甚至可以说我是从退休中请假回来专为看不懂立法原文的华裔同胞翻译和出版的,因为至目前为止,据了解,整个华社对这条将影响全民的新法令了解得非常有限,即使上过相关课程的人,也只知道一点皮毛而已,唯一的原因就是手上没有法令全文的译文参考。我甚至觉得这几个月来,整个华社都在等着我的翻译,我有责任重出江湖,好让大家有机会了解这条已定在2015年4月1日开始生效的法令到底怎样影响每一个人。

我还是将此书列入《马来西亚华文法律翻译丛书》的第26本译著,它可能也是整个系列的最後一本。果真如此的话,那将是我从1983年开始从事马来西亚法律/令的翻译和出版以来,对自己和华社的最大失望;因为,直至我退休,仍然没有机构愿意继承这项工作,更谈不上发扬光大。我虽然最近列举了245条急需翻译和出版的法令,并呼吁成立和筹募《马来西亚法律翻译出版基金》,由我负责培训接班人,但最後都由失望到绝望告终,甚至没有一家华文媒体乐意刊出有关信息;华社既然满足现状、不想提升整个族群的法律认知,我又何必再为华社血压飙升?

我今年已73岁,该做的都做了,也该轮到我下岗了吧。因此,我会在这条新法令实施之前,正式结束我为期30多年的法律翻译及出版生涯;除非再度出现诸如本法令那样影响整个华社的新法令而非要我再度自愿及自动请缨。

再感谢这些年来支持我这套法律丛书的知音,特别是多年来一直为我这套丛书写序的退休上诉庭法官拿督威拉刘国民。         (2014年7月,怡保美露谷)

 

被你连骇两次的

黄士春上

21.8.2014

译序与告别

Thursday, August 21st, 2014

译序与告别

黄士春

说我退休也罢,灰心也好,我已经整四年没有再翻译和出版新法令了,这本《2014年货物及服务税法令》的翻译和出版,是有点不寻常的,甚至可以说我是从退休中请假回来专为看不懂立法原文的华裔同胞翻译和出版的,因为至目前为止,据了解,整个华社对这条将影响全民的新法令了解得非常有限,即使上过相关课程的人,也只知道一点皮毛而已,唯一的原因就是手上没有法令全文的译文参考。我甚至觉得这几个月来,整个华社都在等着我的翻译,我有责任重出江湖,好让大家有机会了解这条已定在2015年4月1日开始生效的法令到底怎样影响每一个人。

我还是将此书列入《马来西亚华文法律翻译丛书》的第26本译著,它可能也是整个系列的最後一本。果真如此的话,那将是我从1983年开始从事马来西亚法律/令的翻译和出版以来,对自己和华社的最大失望;因为,直至我退休,仍然没有机构愿意继承这项工作,更谈不上发扬光大。我虽然最近列举了245条急需翻译和出版的法令,并呼吁成立和筹募《马来西亚法律翻译出版基金》,由我负责培训接班人,但最後都由失望到绝望告终,甚至没有一家华文媒体乐意刊出有关信息;华社既然满足现状、不想提升整个族群的法律认知,我又何必再为华社血压飙升?

我今年已73岁,该做的都做了,也该轮到我下岗了吧。因此,我会在这条新法令实施之前,正式结束我为期30多年的法律翻译及出版生涯;除非再度出现诸如本法令那样影响整个华社的新法令而非要我再度自愿及自动请缨。

再感谢这些年来支持我这套法律丛书的知音,特别是多年来一直为我这套丛书写序的退休上诉庭法官拿督威拉刘国民。

                                                                                                    (2014年7月,怡保美露谷)

 

 

 

 

 

民族使命的呼唤–筹募《马来西亚法律翻译出版基金》缘起

Tuesday, March 18th, 2014

民族使命的呼唤

(A Community Mission Call)

 筹募《马来西亚法律翻译出版基金》

(Malaysia Law Translation and Publication Fund)

缘起

 

黄士春

 马来西亚是一个多元种族国家,以国文及英文立法,造成不谙国/英文的华裔长期以来都难以理解法令/律内容,造成华裔对法律的认知非常低落。

为了协助马来西亚华裔了解本国的主要法令/律,我从1983年开始从事马来西亚基本法令/律的翻译和出版工作,1985年辞去《南洋商报》采访主任职后,全职投入。凭个人毅力,30年来总共翻译和出版了25本的《马来西亚华文法律翻译丛书》,在一定程度上明显的提升了马来西亚华裔对本国基本法律的认识。兹因本人年事渐高,健康开始走下坡,三年前已开始不再翻译和出版新的法令,并开始思考一项迫切的问题:如何永续经营这套可能是世界唯一的华文法律翻译丛书。

结果,三年来,我找不到答案。这项原是整个华社的工作,看来似乎没有人也没有机构准备接手发扬光大,包括一些具有代表性的华团或教育机构,令人惋惜。

另方面,却在网络上发觉,这些年来,原来已有不少的中港台学术机构及出版界,都在引用我的译著,一些中国大学的翻译系,甚至还在研究我的独特译法。

我一直认为:马来西亚总共有700多条的现行法令,这种高难度的法令翻译出版工作,单凭个人力量是无法完成的。为了永续经营这项民族事业,必须动员华社资源,以基金会或公司的模式继续这项使命,使马来西亚继续成为除中港台外,唯一有华文法律翻译和出版的国家。

甚至连已绝版的复印本都要

另一个令我鼓舞的现象是,虽然这三年来一直无法为这套未完成的丛书找到新的方向,热心读者对这套丛书的爱护仍不减当年,虽然在整套丛书中绝版的已超过一半,但读者们竟连我授权的复印本都要,甚至指定要购买全套25本,完全不在乎是复印的或者原书,也不介意是否有过时,更多的询问则是什么时候再有新的法令译本出版。这是一个强有力的信息,说明华社愈来愈迫切需要更多的马来西亚法令的华译本,这套丛书,不但继续有强大的需求,而且还有现成的市场。

个中原因,可能就是我这套《马来西亚华文法律翻译丛书》带来的直接效应,华裔已越来越注重提升本身的法律知识所致。另一个原因,应该是因为过去几十年来,由于政府全力推行国语,直间接造成能看懂法令原文的华裔,已是非常有限,必须靠华文译本来了解内容。

作为《信雅达法律翻译出版社》(www.sinyatat.com; No. Pendaftaran: IP0311900) 的创办人,我自认本身目前已真的力不从心,单人匹马势将无法完成当年成立《信雅达法律翻译出版社》的理想与目标:“以最实际的行动,提倡华文的实用价值;在最短的时间内提升及普及马来西亚华裔对本国基本法律的认识。”

三年来,我也一直想起前苏联作家奥斯特洛夫斯基在《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一书中所说的(大意):“人生最美好的,就是在你往生後,仍然可以以你生前所创造的一切,继续为人类服务。”我在问自己:我能不能在我往生后,以我这辈子所坚持的华文法律翻译丛书,继续为马来西亚特别是马来西亚华裔继续服务?

突然发觉自己不可能停下来

由于这项启发,我突然发觉自己不可能停下来,必须主动的培训一批接班人;从过去的经验看,如果没有我的继续主动、带动和坚持,这套总数只有25本的丛书可能就会从此寿终正寝,马来西亚的法律华译和出版工作,势将如我早期所说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而后继无人,这种局面,将会导致马来西亚的华裔,在法律认知方面,永远落后友族。

为什么?不是我华人不长进,而是我们的确长期缺乏了华文法律出版物。我可以告诉大家的是,当我在80年代初开始着手翻译和出版华文法律译本的时候,也正是政府开始全面翻译英文法令成为国文的时候,时至今日,政府早已完成了全部英文法令的国文译本,其结果是,随便一个马来朋友,即使是很乌鲁的乡区的,基本上也懂法律,因为所有的法令都有了国文版,可以随时买来参考;反观我华社,30多年来,只靠我一个人在挣扎,好容易才出版了25本,和全部700多条的法令相比,能起什么作用?我们怎会不落后?要提升整个民族的法律知识,就必须先要有华文的法律出版物,这也是为什么我现在会想到必须动用华社资源奋起直追的最大原因,因为:输法律,输全局!

我也深信,法律翻译虽然难度高,但马来西亚是一个卧虎藏龙的地方,很多年轻的双语律师,翻译界的高手,如经培训,必能负起永续经营的重任,甚至会很快的青出于蓝胜于蓝。

但培训工作必须要有起码的经费,没有经费来源,一切都免谈。虽然求人不是我这辈子的强项,但我还是认为,在马来西亚华社中,很多人还是会认同我的想法,会以乐捐/赞助的方式给我打气,希望在我有生之年,共同完成这项民族事业和使命。

希望每个华裔都是半个律师

我的构想是:如能筹获起码的培训及出版基金,可以将现有的《信雅达法律翻译出版社》改作基金模式永续经营,由专人处理,并由新的管理层研究及决定其定位及经营模式,可以是非营利的,也可以是营利的,并尽可能降低书价,达到普及法律的目的。

新机构的初期工作将着重:

1.     接管《马来西亚华文法律翻译丛书》的所有版权;

2.     以我超过30年的法律翻译及出版经验,立即着手培训一批基本法律翻译专员,负责翻译及出版更多法令,并及时跟进任何新的修订(如有);

3.     如果我的健康允许,我仍会边翻译,边培训,否则,就只能负责培训及负责出版前的把关任务;

4.     依据有关法令(请参阅主要法令一览)对华社的重要性,优先选译及出版现行及将来的新立法,并及时跟进法令的修订(如有),希望在我有生之年,能完成100条以上的马来西亚现行及/或新法令的翻译和出版;

5.     随着丛书数量的陆续增加,希望能实现每个马来西亚华裔都是半个律师的理想。

如果我的想法能在最短的时间内得到大家的认同,有了起码的培训和出版经费,我就可以立即重出江湖。如果大家的反应欠佳,那就证明华社还是看不到法律知识的重要性,不想提升法律认知,整个民族也不想自我进步,那就算了,我会尊重华社的意愿,我当然可以更轻松的度过我的晚年。

再感谢您耐心的看完我的表白,并祈望您的积极回应能让我在有生之年,看到当年独自成立法律翻译出版社的理想与目标得以基本实现,造福马来西亚华裔及后代。

发起兼主持人:黄士春 (Wong See Choon PPT)

电邮:    ccwong33@yahoo.com

网页:www.sinyatat.com

面书:facebook.com/wong.s.choon

电话/手机:05-5283228; 012-5223729

2014年3月

(附件)

马来西亚主要法令一览;

已由黄士春翻译及<信雅达法律翻译出版社>出版的25条法令/律如下:

1.    联 邦 宪 法 (Federal Constitution)

2.    公 司 法 令 (Companies Act, 1965)

3.    有 限 公司 章 程 示 範 (Model of M & A)

4.    馬 來 西 亞 商 業 法 律 (Commercial Laws of Malaysia)

5.    合 股 法 令 (Partnership Act 1961)

6.    所 得 稅 法 令 (Income Tax Act 1967)

7.    破 產 法 令 (Bankruptcy Act 1967)

8.    僱 佣 法 令 (Employment Act 1955)

9.    刑 事 法 典 (Penal  Code)

10.  刑 事 程 序 法 典 (Criminal Procedure Code)

11.  教育法令 (Education Act 1996)

12.  消 費 人 保 護 法 令 (Consumer Protection Act)

13.  保 险 法 令 (Insurance Act 1996)

14.  遺 囑、分 配、繼 承 三 法 令 及 個 案 (Wills/Distribution/Inheritance Act & Cases)

15.   屋 業 發 展 (控 制 及 執 照) 法 令(Housing Development (Control and Licensing) Act 1966)

16.  法 定 房 屋 買 賣 合 約 (Statutory Sale and Purchase Agreement )

17.  食 品 法 令 (Food Act 1983)

18.  貸 款 人 法 令 (Moneylenders Act 1955)

19.  婚 姻 及 离 婚 法 令 (Marriage & Divorce Act 1976)

20.  社 團 法 令 (Societies Act 1966)

21.  版权法令 (Copyright Act 1987)

22.  租 購 法 令 (Hire-Purchase Act 1967)

23.  直 銷 法 令 (Direct Sales Act)

24.  數 碼 簽 署 等 三 法 令 (Cyber Laws of Malaysia)

25.  租 金 統 制 (廢 除) 法 令 (Control of Rent (Repeal) Act 1997)

 

建议翻译团队最优先翻译及出版的法令如下:

1.      商品及服务税法案/令 (Goods and Services Tax Act 2009)  ((俗称消费税))

2.      竞争法令 (Competition Act 2010)

3.      个人资料保护法令 (Personal Data Protection Act 2010)

4.      传统及辅助医药法令 (Traditional and Complementary Medicine Act 2013)

5.      和平集会法令 (Peaceful Assembly Act 2012)

6.      保安罪行(特别措施) 法令 (Security Offences (Special Measures) Act 2012)

7.      伊斯兰法管理(联邦直辖区) 法令 (Administration of Islamic Law (Federal Territories)          Act 1993)

8.      反贪污法令(Anti-Corruption Act 1997)

9.      反贪污局法令(Anti-Corruption Agency Act 1982)

10.  反洗钱法令(Anti-Money Laundering Act 2001)

11.  仲裁法令(Arbitration Act 2005)

12.  武装部队法令(Armed Forces Act 1972)

13.  武器法令(Arms Act 1960)

14.  驱逐法令(Banishment Act 1959)

15.  银行及金融机构法令(Banking and Financial Institutions Act 1989)

16.  国家新闻社法令(Bernama Act 1967)

17.  汇票法令(Bills of Exchange Act 1949)

18.  销售法令(Bills of Sale Act 1950)

19.  国家调查局法令(Biro Siasatan Negara Act 1973)

20.  中央银行法令(Central Bank of Malaysia Act 1958)

21.  儿童法令(Child Act 2001)

22.  托儿所法令(Child Care Centre Act 1984)

23.  儿童保护法令(Child Protection Act 1991)

24.  儿童及少年(就业) 法令(Children and Young Persons (Employment) Act 1966)

25.  吉隆坡市法令(City of Kuala Lumpur Act 1971)

26.  民航法令(Civil Aviation Act 1969)

27.  民防法令(Civil Defence Act 1951)

28.  民事法法令(Civil Law Act 1956)

29.  王室经费法令(Civil List Act 1982)

30.  调查委员会法令(Commissions of Enquiry Act 1950)

31.  商品交易法令(Commodities Trading Act 1985)

32.  赌馆法令(Common Gaming Houses Act 1953)

33.  通讯及多媒体法令(Communications and Multimedia Act 1998)

34.  契约法令(Contracts Act 1950 )

35.  入口出版物控制法令(Control of Imported Publications Act 1958)

36.  稻米控制法令(Control of Padi and Rice Act 1994)

37.  供应控制法令(Control of Supplies Act 1961)

38.  合作社法令(Co-operative Societies Act 1993)

39.  腐蚀及爆炸物及攻击性武器法令 (Corrosive and Explosive Substances and Offensive             Weapons Act 1958)

40.  伪造辅币法令(Counterfeit Coin Act 1957)

41.  司法法院法令(Courts of Judicature Act 1964 )

42.  刑事司法法令(Criminal Justice Act 1953 )

43.  关税法令(Customs Act 1967)

44.  危险药物法令(Dangerous Drugs Act 1952 )

45.  危险药物法令(充公财产) 法令 (Dangerous Drugs (Forfeiture of Property) Act 1988)

46.  危险药物(特别预防措施) 法令(Dangerous Drugs (Special Preventive Measures) Act               1985)

47.  债务人法令(Debtors Act 1957)

48.  毁谤法令(Defamation Act 1957)

49.  学位与文凭法令(Degrees and Diplomas Act 1962)

50.  权力下放发法令(Delegation of Powers Act 1956)

51.  贫困人士法令(Destitute Persons Act 1977)

52.  销毁病息昆虫法令(Destruction of Disease-Bearing Insects Act 1975)

53.  语文出版局法令(Dewan Bahasa dan Pustaka Act 1959)

54.  动产扣押法令(Distress Act 1951)

55.  家庭暴力法令(Domestic Violence Act 1994)

56.  教育机构(纪律) 法令(Educational Institutions (Discipline) Act 1976)

57.  选举法令(Elections Act 1958)

58.  选举委员会法令(Election Commission Act 1957)

59.  选举罪行法令(Election Offences Act 1954)

60.  电力法令(Electricity Act 1949)

61.  电力供应法令(Electricity Supply Act 1990)

62.  电力供应(继承公司) 法令Electricity Supply (Successor Company) Act 1990

63.  标志及名称(预防及不适当使用) 法令(Emblems and Names (Prevention of Improper             Use) Act 1963)

64.  雇员公积金法令(Employees Provident Fund Act 1991)

65.  雇员社会保险法令(Employees’ Social Security Act 1969)

66.  能源委员会法令(Energy Commission Act 2001)

67.   证据法令(Evidence Act 1950 )

68.  外汇管制法令(Exchange Control Act 1953)

69.  国产税法令(Excise Act 1976)

70.  爆炸物法令(Explosives Act 1957)

71.  引渡法令(Extradition Act 1992)

72.  工厂及机械法令(Factories and Machinery Act 1967)

73.  联邦首都法令(Federal Capital Act 1960)

74.  联邦房屋法令(Federal Housing Act 1965)

75.  联邦土地总监法令(Federal Lands Commissioner Act 1957)

76.  电影检查法令(Film Censorship Act 2002)

77.  金融公司法令(Finance Companies Act 1969)

78.  枪械 (增加刑罚) 法令(Firearms (Increased Penalties) Act 1971)

79.  渔业法令(Fisheries Act 1985)

80.  渔民协会法令(Fishermen’s Associations Act 1971)

81.  特许经营法令(Franchise Act 1998)

82.  期货业法令(Futures Industry Act 1993)

83.  煤气供应法令(Gas Supply Act 1993)

84.  政府合约法令(Government Contracts Act 1949)

85.  政府投资法令(Government Investment Act 1983)

86.   政府诉讼法令(Government Proceedings Act 1956)

87.  婴孩监护法令(Guardianship of Infants Act 1961)

88.  马来西亚大道局(成立) 法令Highway Authority Malaysia (Incorporation) Act 1980

89.  国会(特权及权力) 法令Houses of Parliament (Privileges and Powers) Act 1952

90.  人力资源发展法令(Human Resources Development Act 1992)

91.  马来西亚人权委员会法令 (Human Rights Commission of Malaysia Act 1999)

92.  人体组织法令(Human Tissues Act 1974)

93.  移民法令(Immigration Act 1959/63)

94.  猥亵广告法令(Indecent Advertisements Act 1953)

95.  工业协调法令(Industrial Co-ordination Act 1975)

96.  工业设计法令(Industrial Designs Act 1996)

97.  工业关系法令(Industrial Relations Act 1967)

98.  马来西亚内陆税收局法令(Inland Revenue Board of Malaysia Act 1995)

99.  旅馆法令(Innkeepers Act 1952)

100. 马来西亚知识产权机构法令(Intellectual Property Corporation of Malaysia Act 2002)

101.  投资奖掖法令(Investment Incentives Act 1968)

102.  伊斯兰银行法令(Islamic Banking Act 1983)

103.  伊斯兰发展银行法令(Islamic Development Bank Act 1975)

104.  伊斯兰家庭法(联邦直辖区) 法令(Islamic Family Law (Federal Territories) Act 1984)

105.  伊斯兰金融服务局法令(Islamic Financial Services Board Act 2002)

106.  国家王宫(王室津贴) 法令(Istana Negara (Royal Allowances) Act 1982)

107.  绑架法令(Kidnapping Act 1961)

108.  银会基金(禁止)法令(Kootu Funds (Prohibition) Act 1971)

109.  土地投机税法令(Land Speculation Tax Act 1974)

110.  法律援助法令(Legal Aid Act 1971)

111.  法律专业法令(Legal Profession Act 1976)

112.  地方政府法令(Local Government Act 1976)

113.  彩票法令(Lotteries Act 1952)

114. 人民信托局法令(Majlis Amanah Rakyat Act 1966)

115. 马来西亚对外贸易发展机构法令(Malaysia External Trade Development

Corporation Act 1992 )

116.  马来西亚旅游促进局法令(Malaysia Tourism Promotion Board Act 1992)

117.  马来西亚农业研究及发展学院法令 (Malaysian Agricultural Research and

Development Institute Act 1969)

118.    马来西亚通讯及多媒体委员会法令 (Malaysian Communications and

Multimedia Commission Act 1998)

119.    马来西亚货币(令吉) 法令(Malaysian Currency (Ringgit) Act 1975)

120.   马来西亚考试理事会法令 (Malaysian Examinations Council Act 1980)

121.    马来西亚卫生促进局法令 (Malaysian Health Promotion Board Act 2006)

122.    马来西亚工业发展局(成立) 法令 (Malaysian Industrial Development Authority

(Incorporation) Act 1965)

123.     已婚妇女法令(Married Women Act 1957)

124.     已婚妇女及孩子(赡养费执行) 法令 (Married Women and Children

Enforcement of Maintenance) Act 1968)

125.     已婚妇女及孩子(赡养费) 法令 (Married Women and Children (Maintenance)

Act 1950)

126.    武术团体法令(Martial Arts Societies Act 1976)

127.     医药法令(Medical Act 1971)

128.     医药法令(广告及销售) 法令Medicines (Advertisement and Sale) Act 1956)

129.     精神健康法令(Mental Health Act 2001)

130.    马来西亚基督教堂法令(Methodist Church in Malaysia Act 1955)

131.     部门职能法令(Ministerial Functions Act 1969)

132.     轻微犯罪法令(Minor Offences Act 1955)

133.     货币兑换法令(Money-Changing Act 1998)

134.     国家反毒机构法令(National Anti-Drugs Agency Act 2004)

135.     国歌法令(National Anthem Act 1968)

136.     国家档案法令(National Archives Act 2003)

137.     国家艺术馆法令(National Art Gallery Act 1959)

138.    全国妇女协会成立法令 (National Association of Women’s Institutes of

Malaysia Incorporation Act 1958)

139.    国家高等教育理事会法令 (National Council on Higher Education Act 1996)

140.    国家标志(控制展示) 法令(National Emblems (Control of Display) Act 1949)

141.     国家森林法令(National Forestry Act 1984)

142.     国家遗产法令(National Heritage Act 2005)

143.     国家土地法典(National Land Code)

144.     国语法令(National Language Act 1963/67)

145.     国家图书馆法令(National Library Act 1972)

146.     国家公园法令(National Parks Act 1980)

147.     国民登记法令(National Registration Act 1959)

148.     国民服役训练法令(National Service Training Act 2003)

149.     国家技能发展法令(National Skills Development Act 2006)

150.     国家体育理事会法令(National Sports Council of Malaysia Act 1971)

151.     国家信托基金法令(National Trust Fund Act 1988)

152.     职业安全及卫生法令(Occupational Safety and Health Act 1994)

153.     官方机密法令(Official Secrets Act 1972)

154.     岸外银行法令(Offshore Banking Act 1990)

155.     岸外公司法令(Offshore Companies Act 1990)

156.     岸外保险法令(Offshore Insurance Act 1990)

157.     光学法令(Optical Act 1991)

158.     光盘法令(Optical Discs Act 2000)

159.     护照法令(Passports Act 1966)

160.     专利法令(Patents Act 1983)

161.     当商法令(Pawnbrokers Act 1972)

162.     国家产业管理有限公司法令(Pengurusan Danaharta Nasional Berhad Act 1998)

163.     养老金法令(Pensions Act 1980)

164.     国家高等教育基金机构法令(Perbadanan Tabung Pendidikan Tinggi Nasional

Act 1997)

165.    农药法令(Pesticides Act 1974)

166.    毒药法令(Poisons Act 1952)

167.    警察法令(Police Act 1967)

168.    授权法令(Powers of Attorney Act 1949)

169.    传染病预防及控制法令(Prevention and Control of Infectious Diseases Act 1988)

170.    防止贪污法令(Prevention of Corruption Act 1961)

171.    防止犯罪法令(Prevention of Crime Act 1959)

172.   价格控制法令(Price Control Act 1946)

173.   印刷及出版法令(Printing Presses and Publications Act 1984)

174.   私家侦探法令(Private Agencies Act 1971)

175.   私人职业介绍所法令(Private Employment Agencies Act 1981)

176.   私人医疗保健设备及服务法令(Private Healthcare Facilities and

Services Act 1998)

177.   私立高等教育机构法令(Private Higher Educational Institutions Act 1996)

178.   遗嘱认证及遗产管理法令(Probate and Administration Act 1959)

179.   促进投资法令(Promotion of Investments Act 1986)

180.  保护区及保护地法令(Protected Areas and Protected Places Act 1959)

181.  野生动物保护法令(Protection of Wild Life Act 1972)

182.  公众信托机构法令(Public Trust Corporation Act 1995)

183.  众信托法令(Public Trust Act 1950)

184.  铁道法令(Railways Act 1991)

185.  铁道(继承公司) 法令(Railways (Successor Company) Act 1991)

186.  不动产盈利税法令(Real Property Gains Tax Act 1976)

187.  商业注册法令(Registration of Businesses Act 1956)

188.  犯罪及不良份子登记法令(Registration of Criminals and Undesirable Persons

Act 1969)

189.  陆路交通法令(Road Transport Act 1987)

190.  树胶小园主发展局法令(Rubber Industry Smallholders Development Authority

Act 1972)

191.   药物销售法令(Sale of Drugs Act 1952)

192.   商品销售法令(Sale of Goods Act 1957)

193.   销售税法令(Sales Tax Act 1972)

194.   二手经销商法令((Second-Hand Dealers Act 1946)

195.   证卷委员会法令(Securities Commission Act 1993)

196.   证卷业法令(Securities Industry Act 1983)

197.   证卷业(中央库存) 法令(Securities Industry (Central Depositories) Act 1991)

198.   煽动法令(Sedition Act 1948)

199.   销售税法令(Service Tax Act 1975)

200.  中小企业发展机构法令(Small and Medium Industries Development

Corporation Act 1995)

201.  小遗产(分配) 法令(Small Estates (Distribution) Act 1955)

202.  马来西亚标准及工业研究院(成立) 法令(Standards and Industrial Research

Institute of Malaysia (Incorporation) Act 1975)

203.  马来西亚标准法令(Standards of Malaysia Act 1996)

204.  分层地契法令(Strata Titles Act 1985)

205.  街道沟渠及建筑法令(Street, Drainage and Building Act 1974)

206.  初级法庭法令(Subordinate Courts Act 1948)

207.  初级法庭规则法令(Subordinate Courts Rules Act 1955)

208.  传票及令状(特别规定)法令(Summonses and Warrants (Special Provisions) Act

1971)

209.  武装部队基金法令(Tabung Angkatan Tentera Act 1973)

210.  朝圣基金法令(Tabung Haji Act 1995)

211.  伊斯兰保险法令(Takaful Act 1984)

212.  电讯法令(Telecommunications Act 1950)

213.  电讯服务(继承公司)法令(Telecommunication Services (Successor Company)

Act 1985)

214.  旅游业法令(Tourism Industry Act 1992)

215.  旅游车辆执照法令(Tourism Vehicles Licensing Act 1999)

216.  马来西亚旅游发展机构法令(Tourist Development Corporation of Malaysia

Act 1972)

217.  城市及乡村规划法令(Town and Country Planning Act 1976)

218.  商品说明法令(Trade Descriptions Act 1972)

219.  商标法令(Trade Marks Act 1976)

220.  职工会法令(Trade Unions Act 1959 )

221.  无主宝物法令(Treasure Trove Act 1957)

222. 未索偿款项法令(Unclaimed Moneys Act 1965)

223. 大学及大专学院法令(Universities and University Colleges Act 1971)

224. 估值师,鉴定师及产业经纪法令 (Valuers, Appraisers and Estate Agents Act

1981)

225. 工资理事会法令(Wages Councils Act 1947)

226. 水服务业法令(Water Services Industry Act 2006)

227.  暴利税法令(Windfall Profit Levy Act 1998)

228.  妇女及女童保护法令(Women and Girls Protection Act 1973)

229.  工人赔偿法令(Workmen’s Compensation Act 1952)

230.  最高元首(职权行使)法令(Yang Di-Pertuan Agong (Exercise of Functions) Act

1957)

231.  领养法令 (Adoption Act 1952)

232.  成年法令(Age of Majority Act 1971)

233.  博彩法令(Betting Act 1953)

234.  汇票法令(Bills of Exchange Act 1949)

235.  销售法令(Bills of Sale Act 1950)

236.  国家调查局法令(Biro Siasatan Negara Act 1973)

237.  生死注册法令(Births and Deaths Registration Act 1957)

238.  广播法令(Broadcasting Act 1988)

239.  护理中心法令(Care Centres Act 1993)

240.  辅导员法令(Counsellors Act 1998)

241.  农民机构法令(Farmers’ Organization Act 1973)

242.  农民机构管理局法令(Farmers’ Organization Authority Act 1973)

243.  联邦农业销售局法令(Federal Agricultural Marketing Authority Act 1965)

244.  消防服务法令(Fire Services Act 1988)

245.  矿物发展法令(Mineral Development Act 1994)

 

乐捐/赞助办法:

(一 )欢迎认同由黄士春主持的《马来西亚法律翻译出版基金》,以提升及普及马来西亚华裔对基本法令/律的朋友/社团/公司/机构乐捐及赞助,作为永续经营《马来西亚华文法律翻译丛书》的实际步骤; 办法如下:

1.      乐捐/赞助一千令吉以上者,将在全新出版的《马来西亚华文法律翻译丛书》内表扬,另加优惠。

2.      乐捐一万令吉以上者,将获特别表扬,另加优惠,办法由接管单位管理层日后拟定。

3.      所有乐捐/赞助将发正式收据。

(二) 所有乐捐/赞助将进入<信雅达法律翻译出版社>(No. Pendaftaran: IP0311900) 的

下列大众银行特别户口:

Sinyatat Law Translations & Publications Centre

Public Bank Berhad A/C No. 3158003235.

(三)请所有乐捐/赞助者填写附上的<乐捐/赞助表格>,支票/汇票抬头请写:

Sinyatat Law Translations & Publications Centre,

邮寄(或传真 05-5273226)至:

B-G-2, Tingkat Meru Valley,

Meru Valley Golf Resort, Jelapang,

30020, Ipoh, Perak.

Tel: 05-5283228

Fax: 05-5273226

H/P: 012-5223729

Email: ccwong33@yahoo.com

乐捐/赞助表格

 致:

《马来西亚法律翻译出版基金》主持人黄士春:

本人/会/公司/机构对黄士春毕生长期单独从事马来西亚法律华译及出版的努力与坚持,表示钦佩,并认同永续经营理念,决定无条件乐捐/赞助《马来西亚法律翻译出版基金》:

马币                    : RM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支票/汇票号码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采用电子过账者,请附上有关转账存单副本连同本表格寄来,或传真:05-5273226。

本人/会/公司/机构资讯如下:

姓名/名称(中文):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国/英文):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地址: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电话: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手机: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传真: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电邮: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建议最优先翻译及出版法令 (请参阅<主要法令一览>填写)如下:

1.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2.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3.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4.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5.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6.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7.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8.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9.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10.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其他建议/意见:

乐捐/赞助人盖章/签名:                                                              日期:

http://www.sinyatat.com/images/wsc.jpg

 

 

黄士春小档案

 

黃氏為國際英中/中英法律翻譯師多年,也是馬來西亞唯一的華文法 律翻譯及出版人,親自翻譯及出版25本馬來西亞法律/令,列為〈馬 來西亞華文法律翻譯叢書〉,由他創立及主持的〈信雅達法律翻譯出版社〉獨家出版及發行。

黃氏早年出身報界,專法庭案件報導,因感華人社會嚴重缺乏華文法律參考書,為提 升華人社會對法律的認識,毅然離開報界,全職從事英文法律的華譯及出版工作;較 後,通过公开招考,出任美國政府翻譯師八年,專門從事中國法律的英譯 。

:
1941       :马来西亚怡保出生。

1959       :怡保育才中学高中毕业。

1960       :英国剑桥文凭。

1961-1984  :新闻工作者。

1977       :獲BBC主办英女王登基銀禧紀念世界中文作文比賽冠軍,夫妇

受邀访问英国。

1980       :受英国外交部邀请访问英国。

1983       :自創〈信雅達法律翻譯出版社〉。

1990-1997  :任美國政府翻譯師,專門從事中國法律的英譯。

2002-     :任〈馬來西亞公司委員會〉主辦公司董事培訓課程华语講師,

主講〈公司董事的職責與責任〉,〈公司會議的法律與實踐〉,

公司董事在1965年公司法令下常犯的罪行〉及〈馬來西亞的

企業監管〉等单元。

2003       :受中國天津市南開大學翻譯系邀請,以专家身份進行學術交流。

2005       :受馬來西亞<董教總獨中工委會學務處師資局〉邀請,为独中商

科教师主講〈公司法令〉。

2010-      :半退休状态,写时事评论,整理及筹备旧作出版,活跃面子书

(facebook.com/wong.s.choon)。

2014-      :着手处理《马来西亚华文法律翻译丛书》的永续经营。

生日感言

Monday, January 6th, 2014

生日感言

黄士春

今天是我的73岁生日。

我感谢母亲的十月怀胎,在73年前在怡保附近的一间河边农舍把我生下,然后和父亲联手将我养育成人,还活了这把年纪。

回顾了这73年,有点感慨。

我庆幸能够在当年的环境下,华校高中毕业,同时考获英文剑桥文凭,这就是我的最高学历。

我没有遗憾未上过大学,但我会为自己这辈子作出一些大学生、学士、硕士、甚至博士,律师做不来的一些事,反而啊Q`的以没有上过大学为“荣”。如果还有一点引以为荣的话,那就是以一个穷记者和一个法律翻译匠的背景,培养了五个留学英美的孩子,包括了医生,精算师,硕士,学士。

我投身报界25年,在南洋商报巅峰状态时,以职工会主席的身份为同事们争取了华文报业史上的五天制和大幅度调薪后自动离开。有人说,如果当年南洋商报能把我留下,今天的南洋商报可能不必会落入星洲日报的手,华文报界今天或许还会看到竞争的蓝天,我知道这是对我的过度褒奖。

我开始投入另一项更具挑战性的领域,单人匹马投入翻译和出版《马来西亚华文法律翻译丛书》,打着“我们的理想是:以最实际的行动提倡华文的实用价值;我们的目标是:在最短的时间内,提升及普及华人社会对马来西亚基本法律的认识”。这一干就是30年,虽然基本上达到了让成千上万的马来西亚华裔知道法律是怎么一回事,但在700多条的马来西亚法令面前,这25本的丛书,其实只是一个开端。事实证明,这是理想,这个目标,无法由我一个人去完成。我原来投入了一项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大尝试,因为至今都似乎后继无人,华社华教界仍然还没有发觉这是一项真正的民族事业,是马来西亚华教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由于进出法庭多年和对法律的一些认识,加上当年当记者的那份正义感,让我这辈子有机会打过四场全赢的官司,起诉过自己在职时的经理、千万富豪、矿家,还有张晓卿属下的星洲日报。

总的来说,自己这辈子实在没什么大不了,记忆中只拿过两个冠军,一是高三时全校作文比赛冠军,二是英国广播公司主办的世界性华文作文比赛冠军,夫妇受邀访问英国。

我没有学术资格,甚至连假博士都没有,竟曾以专家身份受中国南开大学邀请进行学术访问,马来西亚公司委员会邀请出任公司董事培训课程第一位华语讲师,美国政府聘请当翻译官八年,专门从事中国法律的英译。

我生平最骄傲的一件事,可能是因为政府认为我学生时代有左底,要我立即离开当年的日间师训,让我这辈子丛事文字工作,也让我有机会可以文字当子弹救活一些该救的机构和一些该救的人。

除此之外,我实在找不到还有什么可以自我陶醉的,所以我至今只为大家出书,从未为自己出书,虽然这辈子有好些事自认还是可以整理后出书的。

如果要在这个时候要为自己来个暂结,我会骄傲的自认:我这辈子是人家欠我的比我欠人家的多,社会国家欠我的也比我欠社会国家的多,夫复何求?

要吗就像年轻人那样依俗来个73岁生日16字愿望自勉:马年伊始,恢复健康,快马加鞭,以退为进!(201416日,怡保美露谷)

光华日报专访黄士春谈中英法律互译

Saturday, December 7th, 2013

光华日报专访黄士春谈英中法律互译

2013年11月24日及25日

报道: 范文峰; 摄影:陈锦华

上篇:黄士春孤军作战30

(怡保23日讯) 他,以一己之力,将关系百姓、商家、公司或组织的25条大马法令译成中文,出版法律丛书,致力普及法律在华社的实用性,在大马,他属先驱,亦可堪称只此一人,后无来者。他,就是从事法律翻译工作30载的黄士春。 黄士春并非法律系出身的学士或硕士,唯他对法律的浓厚兴趣,驱使他用上大半生时间来进行翻译法令的工作,他对法令的研读,比一般执业律师有过之而无不及;他的创举,在在向外界印证了,路,是由人走出来的大道理。

投入冷门行业     亲友都说他“疯了”

已达古稀之龄的黄士春,在怡保住家接受《光华日报》专访,侃侃而谈当年赤胆投身翻译法令工作的点滴,过程中的辛酸,以及此门“冷”行业在大马的前景。

黄士春在投入翻译法令工作前,曾在《南洋商报》 工作了25年,当中15年是在法庭采访,此段经验让他对初庭(推事庭)、地庭或高庭有了认知,亦了解到法官、推事,律师、主控官、答辩人、翻译员等是会在法庭内出现的人物。

“法庭是社会的缩影,无论你多有身份地位,当你出现在法庭时,也必须在法庭内行礼。否则,你就是藐视法庭。 在15年的法庭采访生涯里,黄士春留意到华人到了法庭,最为显得茫然及无所适从,主要原因,离不开华社对法律认识的贫乏。

“很少人知悉刑事法典里的511条条文,就是副检察司用以控告人(触犯法令者)的条文;也很少人知道,谋杀、抢劫及偷窃罪(如何构成),及有关刑罚都是在刑事法典里。刑事法典是如此地重要,但就没人翻译成中文,让更多华社知道及了解。

黄士春表示,当年有感大马没人从事翻译法令的工作,而该书籍拥有一定市场,为此,他在1985年毅然决定辞去商报的采访主任职,“敢敢”投入翻译法令的工作,当时,亲友们都以为他“疯了”。

他坦言为大马法令进行华译的最重要一点,是希望为华社提供法律知识的基本来源,这让他感到肩负著提升民族知识的使命感。 黄士春首本埋首进行华译的大马法令,就是刑事法典;此法典在1985年出版,目前,大马也只有这么一本刑法华文翻译版,在市场流通,甚至已绝版。

科技不发达时代     翻译工作难上加难

众所周知,要为母语以外的语文作翻译原非易事,而在30年前科技不发达的时代进行翻译的工作,可谓难上加难;黄士春忆及当年翻译工作的点滴时披露 ,他从翻译、校对至下版,都是一人包办。 黄士春记得,当年每天用16个小时来翻译,在没有如现今电脑器材补助下,他以手写来翻译,长期下来,他手臂的经络因操劳而肿胀起来,这点,令他难忘。

法令翻译非文学或小说翻译,因它关系到人们,绝不可错译,造成人们误解;鉴此,黄士春在每次翻译后都会重复审阅稿件3遍至5遍,务求下版的翻译版本,最为贴近原文意思。

他提到,当年找出版商为其华译法令出版,但可惜没人懂得其好处,书局方面也对此没甚兴趣;在此情况下,他唯有成立出版社,自行出版。 他不讳言,为了达成出版的心愿,他出版有关法令的初期资金,是向友人筹借而来,这亦是孤身完成出版法令华译书的挑战所在。

凭借一股傻劲   25年译出25本书

黄士春不惧艰辛,凭借一股“别人不做,我来做”的傻劲,多年来一直翻译大马相关法令,最终,他用了25年的光景,翻译出25本大马法令,然而,这只是大马700多条法令中的25条而己。

黄士春忆述80年代开始进行大马法令华译时,政府也同期为700多条大马法令翻译国文版(当年法令的基础皆源自英国法律,因此700多条法令是以英文为主)。 他说,在人力及资源悬殊下,政府用了约10年就将700多条法令的国文翻译做好,反之,华文翻译的工作,就只有他一个人孤军作战。 为此,他认为大马法令华译的任务,非一人一把手可为之。

获美国聘为翻译官     专责中法英译

黄士春孤身华译大马法令5年后,机缘下获美国政府聘为翻译官,专门负责中国法律英译的工作,而在黄士春离开大马8年期间,大马法令华译的工作亦就此搁置,无人继承;他回马后留意到大马市场这8年流通的华译法律丛书,乃是他当年做下来的心血。 令黄士春咤异,他不在大马的8年(90年至98年),华译法令书仍有市场需求,甚至有者盗版其译书出售。他以本身在1985年至1990年出售的华译法律丛书售出上万本估计,他离马到美国工作的8年,盗版的数量肯定比此数目更多。 他所知,在市场需求,但出版真空期的8年,有者甚至会复印其法律华译丛书,作为法律方面的参考。 他披露,在前往美国前曾赠书予某学院图书馆,他回马后到图书馆寻找其译书不果,询问之下,乃有人借去没还 ,原因是市场难以找有关法律华译书作参考。

要原文相通     立法切忌罗嗦

“翻译,是另一种文字的重新创作,法律翻译则是另一种文字的重新立法! 谈到翻译法律的心得,黄士春表示,立法切忌啰嗦,法律字句须紧凑及锁得很紧,不能松,因法律就是语言;而在翻译时,除要注意主宾词不可离开,亦要留意字义与原文相通,以增进翻译字句之可读性。 他在翻译前,会将原文读毕消化后才进行翻译,他认为这么做才合乎逻辑;而为两种不同文化背景的文字翻译,翻译的成果,就要尽量回归到有关读者了解的字句。

黄士春提到翻译的标准,即翻译者将A文翻译至B文时,在不看A文之下,再从B文翻译回A文,若越接近,就代表越成功,这亦是翻译的最高境界。 他说,港台法律属直接翻译多,或用报导法侓方式翻译;若用此种方式为大马法令华译,他担心大马读者可能看不懂,所以,他的翻译风格或词句都是自创的。 他点评,与拥有深厚法律法治基础的英国相比,中国法律仍停留在不够紧凑的地步,他归究原因可能是中国才为翻译作出起步。

下篇:“输法律,输全局”

黄士春:人的一生都受法律约束

(怡保24日讯) “输法律,输全局!” 30年来寂寞地为大马法令进行华译工作的黄士春表示,巫裔友族目前可方便从书局买到国文翻译法律书,法律知识有所来源,相比之下,华社没有法律知识的来源,令他慨叹,华人在法律的认知,可谓输了。

华裔法律知识输友族

黄士春接受《光华日报》专访时强 调法律对每人的重要性,因一个人从出生至老死,都是受到法律的约束;如出生时需申请报生纸,死后需有死亡证书才可安葬(生死注册法令规定)。 他说,在法律知识有来源下,即使住在偏远甘榜的马来友族都能获得法律的知识,不必凡事咨询律师;他认为,若懂得法律知识,人们就如了解法律的前半部,律师,只是代人们处理法律事务的后半部;再者,律师也需阅读相关法令后才可向咨询的人讲解。

依据法律准则做事     纷争会相应减少

黄士春认为,华社之所以有纷乱,就是没有法律准则;他指若大家皆依据法律准则做事,纷争是会相应减少的;他感叹,当懂法律的族群在更高层次以法论事时,华社却仍被抛在后头,以情绪来斗气。 他说,若要让法律知识普及化追上友族,一定要有人不断为法令进行华译的工作。 黄士春说,凡懂得法律的人,在了解犯法的后果时,就会避免让罪行发生。 他认为,年轻人应该去看法令,特别是刑事法典,因此法典内容包含了各种罪行,年轻人阅之,思想会成熟,人也会长大,不会胡乱做错事。

大马拥有多元种族背景     可培育优秀翻译人才

拥有多元种族背景的大马,是培育翻译人才的“最佳熔炉”! 黄士春说,比起单一种族及单一语文的国家,大马在多元文化环境下,在翻译上占了一定优势,而只要有效地培训,大马是可以成为出产翻译优秀人才的国家。 他说,大马拥有英国殖民的历史背景,是有著培训翻译人才的潜质;然而,本地大学或大专似乎没有特出的翻译系,来进行相关培训。 谈到最适合从事大马法令华译者,黄士春首推拥双语资格的律师与法庭翻译员;不过,他指当年这两者中没出手,他才“自己来”去为大马法令做华译。

年事渐高慢慢退下     面对永续经营困境

黄士春用30年证明华译法令在大马有其市场。他说,他虽有5个孩子并各有所长,但都不是法律翻译的料子,加上他本人年事渐高,已没精力继续往这条路走下去,所以,他目前面对的困境是大马法令华译的永续经营问题。

黄士春认为,华社若 对大马法令华译有著前瞻眼光,应在他仍有精力之际,与他合作,从盈利或非盈利方面下手,或设基金会来培训翻译人才,他愿意参与其中,将经验传授。

希望有接班人 他提及希望有人会接手法令华译的工作;唯他认为不容易找到合适的接班人,因翻译法令的难度很高,而要保持如他的翻译水准很难,有条件者(如律师)未必会做,有兴趣者却未必有这方面的知识。 他提到,报馆记者天天都在进行著翻译的工作,其实,由报馆接管法令华译的工作,是很理想的。 他指本身只翻译了大马700多条法令中的25条而已,若以比率计算,属很底的比率;令他遗憾无法达成当初成立出版社时所定下的理想与目标,即“以最实际的行动提倡华文的使用价值,在最短的时间内提升和 普及华人社会对主要基本法律的认识”。 黄士奉无奈表示,若找不到合适的接班人或合作者,他宁愿将法令华译的工作就此打住,而他25年的努力结精,就当是留给后世的贡献。

完整中文版法律丛书     让外国投资者参考

黄士春认为,若我国拥有完整的大马法令华译法律书,中港台的投资者可在投资前了解我国法律,对吸引外资来马投资有著助益。 黄士春披露,曾有来自中国的商家向他购买其出版的法律翻译丛书,以了解本地法律。不但如此,本地很多做生意的商人,亦有一次过购买其25本法律翻译丛书,多用在做生意时参考的“工具”,或当是收藏书购买。 他披露,很多商家会购买 其用了两年来翻译的公司法令;他亦因翻译此法令,而获得大马公司委员会邀请,成为大马公董事培训课程的第一位华语讲师。

((附:由黄士春创办及主持的《信雅达法律翻译出版社》及《马来西亚华文法律翻译丛书》网址:www.sinyatat.com))

请长假逃亡的前新加坡国会议员黄信芳

Thursday, November 21st, 2013

请长假逃亡的前新加坡国会议员黄信芳

黄士春

2013年9月21日,一部从马来西亚北海经泰南合艾北上曼谷的国际列车上,载着一批同是前往吊唁陈平的老人,包括邀约我两夫妇前往“见证历史”的老友夫妇。

我在日前发表的“送别陈平”一文中曾提到:

“列车从北海抵达《1989年和平协议》签署地点合艾,已是晚上8点。用过晚餐后,很多乘客都开始将座位改成床铺,拉上遮拦布寻梦去了。我不知到那一块块蓝色的遮拦布后卧虎藏龙着多少同路人….”。

后来才知道,其中一名同路人竟是当年新加坡政坛红人社阵国会议员黄信芳,一个被通缉而逃亡印尼15年,再通过中国,由空路前往泰南合艾,在泰马边区参加马共革命战争的80岁老人,一个离开新加坡前后50年却至今都不准再回新加坡的老人。

黄信芳应该是当晚在合艾上车的,在曼谷下车后,才知道同是来自泰南邦朗和平村的还有其他七、八位,和他们谈起邦朗和平村时,如果不是他们希望我们一行人能在归途中顺便到该村走一趟的话,我和黄信芳可能还是缘悭一面,甚至在从合艾前往邦朗村的那部改装客货车上和前座的那位谈了老半天,都还不知道这人原来就是黄信芳,直至当晚在临时欢迎会上交换名片时,才知道原来就是他。

回到怡保,一口气看完他当晚送我的《黄信芳回忆录》后,才知道,他是一名曾获当时的新加坡国会议长批准请长假去逃亡的前国会议员,而且一逃就是50年,成了名副其实半个世纪都还未销假的长假,这应该是“健力士”的一项世界纪录,也是民主的一大讽刺吧!

根据《黄信芳回忆录》一书的简介,黄信芳的队名是一民,1934年8月27日在新加坡出生(祖籍广东花县);教育背景:新加坡云峰小学,技职中学;出身:农民,工人;曾任公职:新加坡大芭窑区市议员,国会议员(1957-1963);1963年底至1978年底,流亡印尼长达15年;1979年至1989年,在马泰边区参加国内革命武装斗争;1989年签署和平协议后,1990年随人民军下山,定居泰南邦朗和平村。

开始逃亡

黄信芳在他的回忆录中追述:“… 1963年9月新加坡大选揭晓两个星期后的一天凌晨二点,当局动用大批军警包围我和陈新嵘的住家,准备逮捕我们,但我们两人却侥幸成为漏网之鱼,没有抓到。”

当时他和一齐逃亡的陈新嵘都已中选为国会议员,只等侯国会的召开和宣誓就职而已。对当时的过程,回忆录写道:“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俩商量后,认为有必要征求国会议长先生的意见。于是,我们决定先写一封公开信给议长先生,陈述我们的情况和处境,并向议长先生提出:(一) 我们两人已是大芭窑区和义顺区的国会议员,在此,我们要求议长先生如果能够保障我们的人身安全,我们将会自动到警局去会见总警长; (二) 如果议长先生不能保障我们的人身安全,请议长先生批准我们两人的长期请假,并希望最好能以书面给我们公开答复。”

“大约过了一个星期,议长先生就通过电台和各大报章公开答复,允许我们两人作‘长期请假’。就这样,我们通过特殊的途径离开了新加坡,过着长期流亡国外的生活。”

有趣的是,原来黄信芳当年是请长假逃亡的!从技术上看,50年之后的今天,仍然还没有正式销假!这笔半世纪的糊涂账该怎么算?

我没有必要重复黄信芳如何在印尼流亡15年的记述、在上队前在中国受到如何的礼遇、在泰南深山密林参加游击战争的艰苦奋斗,以及1989年和平协议签署后,如何再两手空空的下山重过平民生活,这些都保留给读者亲自去体会。我个人对作者在“结语”中的下列几段文字则有着特别的感触:

“… 我们这代人,都力求自己对国家和人民应尽责任和作出力所能及的贡献,并寄望新一代人们能够继承先辈们的精神,在为国家的进步和社会的改革中,谱写出更光辉灿烂的历史篇章…”

“… 当工余之暇,我总会停伫于泰南美丽的邦朗湖畔,沉浸在它的湖光山色之中,神游于烟雨缭绕的天际,在世外桃源般的和平村中有战友相伴,回忆往事,往事并不如烟。烽火年代已过,人也古稀… ”

“… 我也常常引起遐思,在半岛的南端,是我生长和战斗过的地方,是我和友辈们曾经为她的自由而奋斗过的新加坡土地,我满怀着历尽沧桑的游子情思深深地为她祝福…  我渴望日后能踏上那片既熟悉又陌生的乡土,在那土地上与亲人团聚…..”

很想回新加坡探亲

在我和黄信芳邂逅并同游邦朗和平村的那几天,黄信芳曾向我表示,他的确很想回新加坡探望他的亲人,只是一两个星期的探亲时间已足够,因为他已无意重返新加坡,新加坡也不再适合他居住。虽然他过去曾提出过短暂回新加坡探亲的申请,可惜,就是一直无法实现这个心愿。

我在想:人既然是政治的产物,政治也为解决人的问题而存在,为什么政治最后却容不下最原始的人性?我没参过政,我没有答案。

对黄信芳的心愿,我虽然强烈的感同身受,但我到底只是一名过客,因为陈平在曼谷逝世而邂逅了这个已在国外流亡半个世纪的江夏同宗,我自量不能为他做什么,只能通过面书和网络媒体,抒发我对一个曾为他的祖国付出如此高昂代价的人的那种感慨 — 感慨他最后也像马来西亚的陈平那样,有国归不得。

黄信芳唯一可以自我告慰,也可能比陈平幸运一点的,可能就是他已决定当他走到人生尽头的时候,他是准备长眠世外桃源般的邦朗和平村烈士纪念碑下的。(3.10.2013)

(作者按:要看《黄信芳回忆录》的朋友,可以联络:雪隆区:012-6101-970 (Neo), 012-2611-807 (Lee);槟吉玻:012-4866-433 (Hor);霹雳区:05-5272-672 (Fan)))

送别陈平

Thursday, November 21st, 2013

送别陈平

黄士春

历史的碰撞?

陈平在曾为它奋战一生,却生前死后都不能回国的马来西亚成立纪念日(916)当天,在曼谷逝世,象征着陈平这个传奇人物时代的结束和一段历史的终结;他的死讯,给不同的人带来不同程度的震撼。

我是一介小民,凑巧的是,陈平的这段历史,发生在我这个年代,难免也会有一些感触,特别是曾经翻译过他的《我方的历史》初稿的这段往事,更有特别的感受。因此,当友人来电问我要不要去曼谷见证这段历史终结的时候,我几乎完全没有考虑,就决定在人们仍在口头或纸上议论和争议声中、在一些人仍视陈平如洪水猛兽的时刻,亲自到曼谷走一趟。

像我们这把年纪的人,有的是时间,因此决定从陆路前往。

9月21日上午,先从怡保乘长巴到北海,下午转乘国际火车前往曼谷。有点意外的是,这部所谓国际列车,原来是一列国际超慢车,沿途一直停停驶驶的,竟然坐了一天一夜,到第二天的下午两点左右才到达曼谷终站,前后折腾了将近24小时。

我留意到,原来在北海和合艾都有同路人上车,看去都是上了年纪的,应该都是在这个动荡的大时代曾经和陈平有过特殊关系和肩负过历史任务的人物吧。陈平和他当年的战友,曾为这片土地和这个国家奉献过他/她们的青春,有幸的保住了只有一次的宝贵生命,他/她们通宵达旦的踏上这部列车,为的就是去悼念他们的领袖。相对的,我只是一个曾经在新闻线上打拼过25年的退休记者,如果不是因为《My Side of History》的作者 Ian十年前通过一名拿督商人找上门,和我谈商和协议过为他翻译这本陈平传记,而让我对陈平有着进一步认识的话,我应该不会出现在这漫漫长夜的列车上。

列车从北海抵达《1989年和平协议》签署地点合艾,已是晚上8点。用过晚餐后,很多乘客都开始将座位改成床铺,拉上遮拦布寻梦去了。我不知到那一块块蓝色的遮拦布后卧虎藏龙着多少同路人,也不懂陈平当年是否也像我们今晚那样,曾在这隆隆的列车上熬着漫漫长夜。

抵达灵堂

陈平的灵堂是设在曼谷很有名气的一间寺庙,由9月20日至22日共人瞻仰,23日则举行告别及火化仪式。我们一行人抵达灵堂时,已是22日的下午五时,吊唁者仍然络绎不绝。灵堂依佛教礼仪设置,庄严肃穆。先经过接待处,吊唁者受邀签名留念,主家依据传统华人礼俗,以谢帖回敬,附上内置红绳糖果的意头小红包,另加一本题为《永远怀念》的纪念小册子,内含以中英及马来文书写的《陈平的生平简介》,《我的遗愿》及其生前的一些代表性图片。接待处的两旁,摆满了来自各国的相关团体及个人的花圈,墙上则挂着多幅致哀輓联。

进入灵堂,见陈平的遗灵置放在高处,四周以无数鲜花铺盖,遗照置放左边,右边则是泰国朱拉蓬公主殿下御赐的花圈。

一轮联合祭祀仪式后,吊唁者受邀自助式晚餐。入夜,则由多名高僧诵经。

告别仪式

9月23日举行公祭及告别仪式。上午十时起,由高僧诵经。下午,先在灵堂举行公祭,由各相关单位代表献上鲜花,继由两名代表分别以马来西亚国语及华语唸出陈平的《我的遗愿》,内容真挚感人,唸者泣不成声,听者无不动容,鸣咽之声,此起彼伏。

告别仪式在下午五时在灵堂后另一个较大的礼堂举行,该礼堂的前面就是火化场。下午四时过后,出席者陆续进入礼堂,家属向所有出席者分派纸花一枚及一心形陶器小纪念品。

泰国前高官,包括曾大力促成《1989年和平协议》的前泰国首相查瓦立将军,在和谈时期曾任泰国第四军区长的启迪将军及碧山将军等,很早就进入会场,受陈平家属接待。

根据现场估计,出席告别仪式的约有六、七百人。全场以泰语进行,上述三名前泰国高官先后受邀致辞,接着,陈平的遗体由高僧带领家属及出席者绕火化场三圈,放置在火化炉前,由该三名前泰国高官带领全体出席者一一上前献上先前分发的纸花。陈平的家属在遗灵最后进入火化炉前生离死别的嚎啕大哭,感染了全体出席者。

约15分钟后,我看到火化炉顶开始冒出一股黑烟,象征着陈平结束了他传奇和争论性的一生,升天而去。

盖棺不定论?

由于当天的告别仪式全场以泰语进行,无法了解当时这几名前泰国高官的致辞内容,次日看当地的英文《曼谷邮报》,才知悉他们对陈平的高度评价。

根据该报报道,前泰国首相查瓦立形容陈平是“一个以他人的需求为先的无私军人。”他说:“我从来都不曾称他或对待他为恐怖分子。他是马来西亚的一个国家英雄,为了正义与平等而被逼离开自己的国家在森林战斗。”

查瓦立将军说:就像马来西亚的情况那样,很多泰共也走入森林寻求自由与平等。“他们就是在寻求发言权和代表大多数人的利益。陈平也有着相同的意愿来协助他的人和他的祖国。”

查瓦立说:“我们怀念他,我们怀念我们的朋友。”

作为一个退休的马来西亚前新闻从业员,我不知道有多少人会认同查瓦立的看法,只知道战争是残酷的,一旦交战,双方各有伤亡是必然的,但一旦签订了和约,即使无法一笔勾销互欠的血债,无法化敌为友,起码也意味着不再为敌,让时间去冲淡所有残酷的过去和历史的伤痛。战争可以结束,和平可以恢复,但人一死,也就一了百了,永不复生,还有什么可怕的?

我在想,陈平这辈子,15岁就离家抗日,他早就没有了家;接着反英,把他90年生命中的75年全交给了他出生的这片土地和这个国家,这样的一个子民,却落得生前无家可归,死后无葬身之地的下场,这是上天弄人,还是自称为万物之灵的人类终于失去了最原始的人性?我没有答案,我生平不认识陈平,和他也没有任何关系,我几乎找不到我有必须到老远的曼谷送别他的任何理由,只是作为人类的一份子,我认为我应该尽点人类的责任,送别一个像陈平这样的人类,还在归途中还得到这样的一个总结:人,才是最可怕的动物!(27.9.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