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 新 出 發
自序

翻 譯 原 是 不 同 文 字 之 間 的 互 相 搬 動 ,以 信 、達 、雅 為 最 高 境 界 ; 跟 它 扯 上 關 係 應 該 是 廿 歲 那 年 , 就 是 當 年 吧 , 教 師 沒 當 成 , 卻 無 意 中 闖 進 了 報 界 ,以 英 / 國 文 採 訪 , 再 以 華 文 寫 出 , 這 是 不 折 不 扣 的 三 種 語 文 之 間 的 搬 動 。

這 一 「 搬 」 就 是 廿 四 年 ! 其 中 有 十 年 以 上 是 在 法 庭 渡 過 , 沒 想 到 這 條 最 枯 燥 的 採 訪 路 線 , 竟 是 日 後 從 事 法 律 翻 譯 的 強 烈 啟 示 ; 「 信 雅 達 法 律 翻 譯 出 版 社 」 就 是 在 這 種 背 景 下 在 一 九 八 四 年 成 立 的 , 當 時 的 理 想 是 「 以 最 實 際 的 行 動 提 倡 華 文 的 實 用 價 值 」 , 目 標 是 「 在 最 短 的 時 間 內 提 陞 和 普 及 華 人 社 會 對 主 要 基 本 法 律 的 認 識 」 , 五 年 內 只 翻 譯 和 出 版 了 十 八 本 馬 來 西 亞 和 新 加 坡 法 律 華 文 譯 本 ; 自 譯 、 自 編 、 自 銷 , 全 是 自 導 自 演 的 獨 腳 戲 , 既 談 不 上 理 想 , 也 達 不 到 目 標 。 倒 是 一 九 八 九 年 的 一 則 美 國 政 府 在 馬 來 西 亞 徵 聘 翻 譯 的 廣 告 , 為 我 開 創 了 另 一 條 國 際 翻 譯 之 路 , 開 始 了 為 期 八 年 的 中 英 翻 譯 新 體 驗 。 真 沒 想 到 當 年 沒 有 機 會 上 大 學 , 卻 因 文 字 的 搬 動 而 有 機 會 放 洋 八 年 , 算 是 開 了 新 視 野 , 也 對 翻 譯 有 了 新 的 看 法 。 總 覺 得 , 如 果 說 翻 譯 是 文 學 的 再 創 作 , 那 麼 法 律 翻 譯 應 該 是 不 同 文 字 的 再 立 法 , 從 當 年 的 英 譯 中 到 後 期 的 中 譯 英 都 如 此 。 難 度 高 , 錯 不 起 是 它 的 最 大 挑 戰 , 而 當 年 的 法 庭 採 訪 經 驗 , 使 同 僚 敬 而 遠 之 的 法 律 翻 譯 反 成 了 自 己 的 偏 好 , 其 「 中 毒 」 之 深 , 幾 乎 已 達 見 了 法 律 就 想 譯 的 地 步 。

八 年 的 海 外 生 涯 , 既 有 挑 戰 , 也 有 滿 足 , 但 念 念 不 忘 的 卻 是 那 「 不 當 記 者 搞 翻 譯 」 的 五 年 ; 每 次 回 國 渡 假 , 總 想 看 看 有 沒 有 人 傻 到 像 我 當 年 那 樣 去 翻 譯 和 出 版 華 文 法 律 書 籍 , 答 案 幾 乎 是 「 前 無 古 人 , 後 無 來 者 」 , 我 開 始 對 自 己 說 , 我 可 以 為 美 國 政 府 服 務 八 年 , 為 什 麼 不 能 再 為 國 人 服 務 十 年 八 年 ? 於 是 , 我 回 來 了 , 決 定 從 我 八 年 前 停 下 的 地 方 重 新 出 發 , 先 從 全 面 更 新 及 修 訂 十 多 年 前 的 舊 作 起 步 , 其 中 一 些 還 作 了 全 面 重 譯 , 再 加 上 一 些 新 法 令 , 重 新 和 大 家 見 面 , 本 書 就 是 其 中 一 本 。

我 過去 說 過 ,現 在 也堅 信 , 像 馬來 西 亞 這 麼 一 個 法 治 的 多 元 種 族 國 度 , 法 律 不 可 能 也 不 應 該 是 法 律 界 的 專 利 品 , 如 果 有 那 種 想 法 , 那 是 語 文 障 礙 的 結 果 。 當 我 的 讀 者 手 上 拿 著 的 那 本 華 文 的 「 憲 法 」 和 國 會 議 員 手 上 拿 著 的 那 本 英 文 或 國 文 的 「 憲 法 」 、 或 主 控 官 手 上 拿 著 的 那 本 英 文 的 「 刑 事 法 典 」 、 或 稅 務 官 員 手 上 拿 著 的 那 本 英 文 的 「 所 得 稅 法 令 」 , 在 內 容 和 實 質 上 都 是 同 樣 的 一 本 書 時 , 法 律 當 然 就 不 應 該 繼 續 成 為 律 政 界 的 專 有 物 , 就 像 醫 藥 書 不 可 能 是 醫 生 的 專 利 品 那 樣 , 它 應 該 也 是 所 有 要 保 命 的 人 的 必 需 品 。

我 不 知 道 十 多 年 來 , 那 十 八 本 華 文 法 律 翻 譯 書 籍 在 讀 者 和 華 人 社 會 方 面 起 了 什 麼 作 用 , 總 的 感 覺 是 : 法 律 常 識 已 在 人 們 日 常 生 活 中 扮 演 了 要 角 , 形 成 了 一 種 愈 來 愈 強 烈 的 趨 勢 , 人 們 開 始 從 法 律 的 觀 點 看 問 題 , 談 問 題 、 和 處 理 問 題 , 並 以 法 律 作 為 生 活 的 總 指 南 。

我 非 常 感 激 馬 來 西 亞 高 等 法 院 法 官 拿 督 劉 國 民 和 馬 來 西 亞 國 際 貿 易 及 工 業 部 副 部 長 拿 督 郭 洙 鎮 律 師 在 我 重 新 出 發 的 時 候 給 我 及 時 的 鼓 勵 與 支 持 , 錯 愛 之 處 , 愧 不 敢 當 , 勉 勵 之 處 , 當 是 日 後 的 追 求 目 標 。

「 以 最 實 際 的 行 動 提 倡 華 文 的 實 用 價 值 」 和 「 在 最 短 的 時 間 內 提 陞 和 普 及 華 人 社 會 對 主 要 基 本 法 律 的 認 識 」 的 理 想 與 目 標 , 不 可 能 再 停 滯 在 個 人 的 階 段 , 它 應 該 是 全 體 華 裔 馬 來 西 亞 人 的 共 同 理 想 與 目 標 , 大 家 的 共 識 才 是 我 重 新 出 發 的 最 大 動 力 泉 源 , 讓 我 們 以 不 同 的 角 色 一 起 上 路 吧 !

黃 士 春
一 九 九 八 年 三 月 三 日
怡 保

黄士春简介 | 各方评语 | 各书目录 | 常问问题 | 回应 | 征才 | 联络我们